#ScienceBros4EVER
#PENTAGON
#BTOB

© 此熊非彼熊 | Powered by LOFTER

【REO】Neighbor[下](ABO/背注)

※沒有真的啪啪啪的abo
※很腦殘的文、很腦殘的元植
※本來預定單篇完結,結果太長被我拆了…
※feat.李.神助攻.弘彬

_____

3.

聽從李弘彬的建議,金元植隔天守在門口蹲點等鄭澤運出來,說要先奠定良好的鄰里關係。

結果他無視人,徑直走進電梯裡,匆匆跟上的金元植極度不自然地道早。
“啊…早安,好巧!”
“早。”快要遲到的那人沒多搭理他。
啊…好冷淡……不過某李說不能因此放棄得太早,一次不行就兩次,兩次不行還有千萬次。

那次以後金元植雖沒有早起,但為了和他鄰居打招呼,下班時間也把不多的垃圾搬到外頭假裝巧遇。

上次明明還裝做不認識,任誰都知道這其中有鬼,但那神出鬼沒的怪Alpha鄰居還是次次掛著黑眼圈出現在自己眼前也是挺心疼的,姑且當作是多和點人打好關係。

雖然對方挺冷淡,但總算是在上次傳遞社區公報時和鄰居的閒聊中鼓起勇氣約他了。
“那個,澤運哥。”金元植在門打到自己鼻子之前出了聲。“有間新開的咖啡廳在辦同行活動,我沒什麼朋友…不知道你有沒有空……”
眼前的人耳根泛紅,還越說越小聲。咖啡是個好選擇,Alpha運氣很不錯地挑對了。
“週末我都有空的。”意外且幸運地是鄭澤運欣然答應了。

__

難不成真的只喝咖啡啊?
對方留下拿鐵的空杯後便逕自離開挑高的座位,金元植想跟上時還差點摔傷。

“抱歉…你還好嗎?”
“沒,不是你的錯啦……”拍掉身上的灰,對上鄭澤運有些歉意的眼裡。

大概趁人之危是本能,金元植抓著新髮色問:“我們再去逛逛好嗎?如果哥還有空的話…”
鄭澤運迷迷糊糊地答應了,雖然他本來就只是想去廁所。

去了附近的電子遊戲館,金元植在夾娃娃機上奮鬥了許久還是什麼都沒有抓到。
“等等!再一次我就可以抓到了!”
“都一萬元了…”都可以買兩隻那個娃娃了。

最後還是用了鄭澤運的銅板夾到那隻原價兩倍的倉鼠玩偶,金元植紅著臉把娃娃塞到他手中,說著很抱歉向他借了錢,待會會換零錢還他。

接過那隻有著狹長大眼的倉鼠,鄭澤運搖頭說沒關係,娃娃抱在懷裡覺得它特別可愛。
或許這個作家人真的挺不錯的,之前李醫師也淺聊過他。

快樂的時光過得特快,金元植的休假接近尾聲,編輯大人打電話來提醒,日子過得忘了要找靈感。

同樣忘記重要事情的還有鄭澤運,他的發情期又要到了。當然他沒有和金元植坦承他的性別,那個Alpha也從來沒過問,但僥倖心態被幾片抑制劑喚醒。

__

埋首在筆電前敲敲打打,上一本書的銷量比預期的好一些,想到這金元植又忍不住心花怒放,直到下一次編輯親自來訪。
“學淵哥…拜託啦我真的……”
“不是催稿,只是來確認一下新的情節。”牛皮紙袋敲在作家的頭上,下垂眼看來特別無辜。

新的故事是走戀情向,編輯車學淵相當驚訝他居然想寫這樣的故事。“以前看你連加一點戀愛的成分都不肯,總算是想通了嗯?”
“沒有啦、就是最近比較能理解了……”

驗收算是通過了,不過還是被說心思不夠細膩,車學淵要他多談戀愛理解一下狗男女的想法。
金元植是單戀,想到便忍不住無力。

另一邊的鄭澤運望著僅存的抑制劑藥片,敬業的李醫師真是鐵了心要他找個伴侶,藥不但愈開愈少,還絮絮叨叨建議他從接近身邊的人開始,就算只是能暫時標記的朋友也好。
事情就是這麼剛好,有個傻Alpha住他隔壁,上次閒聊還得知了對方是單身。

是喔。
鄭澤運不是很想在乎,但是桌曆上圈起來的預估期快要到了。

__

注意到隔壁又有了那種動靜,金元植忍著某處慾望又往醫院跑,李弘彬送走最後一個病患後白了氣喘吁吁的傢伙一眼。
“澤…澤運的發情期什麼時候?”
“叫什麼名字,他年紀可比你大了。”
那人急得要跳腳。“快啦!他已經兩天沒出門了……”
“那就是現在,你傻啊。”醫師甩下白袍,他現在可是已經下班的人,不是女病患特多的李醫師而是給女孩搭訕的李弘彬。

“你怎麼不開藥給他……”金元植翹起嘴唇嘟嚷著,好像眼前的人是個反派。
“唉…我在給你們製造機會呀!”李弘彬敲他的額頭,似乎每個人都認為這樣能讓他變靈光。“現在闖進去他肯定主動求你標記呢!”
聽了這話金元植反倒生氣了,雖說下班的醫師只是無心之言。“喂!你別意淫他…呀!李弘彬回來!”
最後還是沒拿到藥,為鄭澤運擔心的金元植揉著一頭紫髮,在門關上前趕緊跟出去。

“我是認真的,你就幫他過一次,你們交情肯定會好起來。”打卡、鎖上辦公室的門,一串動作行雲流水,和後頭急得不行的傢伙兩極對比。“不管什麼藥吃多了都不好,你能理解嗎?”

最後由金元植抱回他的煩惱,不知不覺已經到家了,靠在外頭的牆沉思。

門鈴已經按下許久還沒有回應,金元植捏著手機急得不行,心想是不是該撬門闖進去。
才這樣想著,要找的人就開了一個小小的門縫,輕聲問著有什麼事,聲音悶悶的應該是戴了口罩。

金元植愣了一下,門要被重新關上了他還沒有動作,時間足夠察覺鄭澤運身上的信息素。
“澤運哥…需要幫忙嗎?”暗指的是標記,看對方瞬間錯愕的樣子似乎理解正確了,但他依舊裝作不清楚。
“嗯,會去醫院的。”

去什麼醫院,難道要讓李弘彬標記啊?!
他當然不是那個意思,但一想到友人和自己喜歡的對象貌似很要好,不禁打破了醋罈。
這頂帽子可真蓋得夠嗆綠。

“等、你是Omega吧!”
門更迅速地闔上了,砰地一聲結束後還有上鎖的喀嚓聲。
“別…!哥!”

外頭的人還在敲門,裡頭的鄭澤運滑坐在門邊苦惱,掩蓋紅臉的口罩扯了下來。
不是真心無法接受這人,只是自己不喜歡與別人有太接近的接觸。

總之先打給李弘彬吧……
“喂?”
“弘彬呀,我問你吶……”對方答了聲怎麼啦,太久沒有給予回應讓李弘彬不禁猜測起他的欲言又止。
“你現在是發情期吧?如果有人能幫你暫時標記再好不過了。”金元植才剛過去求助,發生什麼他能猜到大概。
這個白痴,鍋都還沒熱呢急什麼!

“有這個機會不要放過呀,不然我不開藥給哥了啊!”充當媒人的李弘彬發誓,他一定要跟金元植敲詐一番。
“怎麼這樣…弘…?弘彬啊!喂?”

電話被掛了,門兩邊的人各自著急,最後還是鄭澤運起身開了門。

金元植脫了鞋後主人就要他在玄關等一下,他猜測是進去收拾那些難啟齒的玩意兒了,然後他用力捏自己一把。
“進來吧。”
但進到裡頭後仍然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鄭澤運坐在床的一邊,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走過去問他。

“哥…要是很難受的話?”
“來吧。”意外的很爽快,鄭澤運看起來像做了覺悟,拉開後衣領讓那人能進行接下來的程序。

坐到他旁邊,眼前的人背對金元植,吞了一口口水,他覺得自己嚴重被信息素影響。“我要咬了喔…?”

生澀地咬上後勁的腺體,過程中沒什麼特別的感覺,除了下身發燙還有身前人的顫抖以外。這次他的第一個標記對象,畢竟之前的女孩兒都是沒什麼需求的Beta。

明明只是咬一口卻搞得像一夜情似的,現在兩人尷尬得不行。
鄭澤運整個人縮成一團,旁邊是相隔的那面牆,不曉得他知不知道隔音很差。
“謝謝你……”聲音還是一如既往地小而輕柔,金元植應了句這沒什麼。
所以這可以算是承認關係了嗎?他真想現在就去問正被女病患糾纏的李醫師。

“以後、還能請你幫忙嗎?”這人真是一開口就直邁主題,也不先閒聊一下該死的天氣給他點心理準備。“弘…李醫師希望我找個Alpha……”
“我沒問題,倒要澤運哥不在意才是。”盡力無視了他們倆親暱的程度,金元植努力裝出爽朗的形象,但鄭澤運的手總是不固定位置,害得他視線也跟著亂跑。

__

李弘彬知道這事後反而大發雷霆,責怪他怎麼不乘勝追擊順便告白(或上了)。金元植看在他快要長到下巴的黑眼圈份上,姑且體諒他今天的怪脾氣。

要從醫院離開時,一個貌似外國人的醫師在和剛下班的鄭澤運對話。
金元植躲到柱子後面偷觀察,但什麼都聽不到,只能像個怨婦咬著手帕(事實上當然沒有),看兩人有說有笑地聊天,他還沒和他說那麼多話過!

下一次的暫時標記依舊在鄭澤運家進行,即使去了那個房間幾次還是會緊張。“話說,澤運哥不找個、呃…伴侶嗎?”
“不是沒想過,只是我沒有什麼認識的人。”鄭澤運撫摸著那個剛被咬過的地方。
至少那個外國人跟他沒有那種關係,知道裡就足夠放心了。

“我也沒有伴侶…呃、我是說,不、不考慮我一下嗎?”金元植打算豁出去了,就算失敗,至少他標記過喜歡的人已足矣。“從以前就開始注意你,…可以幫你暫時標記我很高興…呃不是!是很榮幸…”
“我想和澤運哥你交往……”
只可惜最後一句對方似乎沒聽清楚,鄭澤運沒想太多就回答:“嗯,就這樣吧。”

可憐的金元植明天也要繼續他的追求,並且還是不敢把他知道的那些事情說出口。
可愛的倉鼠玩偶躺在床頭,只有主人知道他旁邊的枕頭下就壓著難以啟齒的東西。

-END-

金元植後來又正式告白一次,卻換來鄭澤運一句我們不是在交往了嗎?
某作家心情複雜。

-真.END-

我說這本來只是PWP有人信嗎?不知不覺就把故事設定齊全了…雖然整體並不完整
真的只是想寫上篇的肉才開了坑,結果還得看幫他們約會……(累
但是夾娃娃那我自己很喜歡,我覺得夾了好幾次才成功,最後還是送給太滾超可愛的(順便我自己也是夾娃娃狂飯/超懂夾到東西的興奮感

 
评论(4)
热度(2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