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Bros4EVER
#PENTAGON
#BTOB

© 此熊非彼熊 | Powered by LOFTER

[科学组(尼綠)] Dirty Talk番外篇-Angry Sex (五)

表白阿慈太太TT一早起床有糧吃真好

Arstry/慈:

警告:OOC有,注意避雷。

這可看正文 Dirty Talk




31


「博士又在生气了。」


 


Clint接过队长从厨房递来的培根时,悄悄咬耳朵。


 


这句话从哪个角度切入都很令人费解—鉴于众所周知的原因,Bruce的情绪长年都维持着一条漂亮的海平线,包容力也宽阔得像无底深潭(还能如何形容一个能够与Tony在密闭空间共处超过48小时的人?他应该申请健力士世界纪录的)。博士怒气只有0跟1两个数值,0是正常温柔微笑版,1就是、你知道的,毁天灭地版本。他们私下都在说博士把乱七八糟的怒火都储在小罐子里,然后像水手吃大力菠菜一样,打破罐子就召唤出了Hulk,还打睹Stark长期稳定供献了2/3额度,换句话说,他也算是抛物线救世界了,此处应有掌声。


 


Stark确实有他的能耐—自从科学.上床不是做///爱是实验.兄弟搞在一起之后,Bruce跟Hulk真的不可思议地建立起沟通桥梁了。即使每次提及这个话题,Bruce都会微瞪双目、尴尬地摸摸鼻子,表现出一副不欲多谈的样子,漫长的沉默直至你怀疑自己是否问了与「你多少天没洗澡」同等失礼的问题,博士才会耸耸肩、挤出窃喜微笑,说一些You know who的琐碎事。就像一对互殴后决裂三十多年的双胞胎兄弟,终于在大型家事法庭节目重聚,坐在豪华沙发上、被镁光灯笼罩,在全世界锐利目光下支支吾吾地尽诉多年心底话,还有那句「不如...我们和好吧?」


 


此后,博士渐渐学习像正常人一样拥有发火的权利,这令队友们既害怕又欣喜、既安心又担心(还能有更复杂的情绪吗),皆因他们不知道Hulk受控的程度。


 最惊栗的是连博士自己也不知道,他甚至无法决定爆发的时刻—


 


「我应该...发火吗?」


前天,Bruce在Pietro快速奔过,吓得他打碎杯子、淋了一身咖啡时这样平静地问队长。


Steve瞧一眼被Clint抓获赔罪的Pietro,将拳头圈上嘴唇轻咳,像忽然被老师抽答的学生般无辜,长眼睫扑闪扑闪,左顾右盼看到战友们都「恰巧」扭过脸时,无助地说「我想...每个人的底线不一样,你有你的方式。」


 


「我的方式通常会搞出人命。」Bruce用湿毛巾抹拭污积,继续波澜不起地问,「那你呢?」


 


「我会口头警告他一次。」队长谨慎回答,立即聪明地补充,「温和地。」


 


博士恍然大悟,很受教地敲敲木桌面、增加气势,「Pietro,你在大厦必需减速,下次再吓到人就禁足一星期!」说完还满足地呼口气。


 


下一秒,「劈咧!!!」木桌子在指节触碰的位置迸出裂痕,应声断开两半!!


「......................」


大厅寂静如深海,众人大气不敢喘,脸容僵硬地望向被摧残的桌子、再将眼神移向快吓尿的Pietro以及目瞪口呆的博士。


他摸一摸发红的指骨,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没有很生气...这只是一点副作用,我会处理好的。」


 


 


32


 


「0.25。」Clint快手抓起一片冒着热气的培根,塞进嘴里。


 


博士今早的生气值徘徊在0.25。那真是太容易看出来了,他被包围在一群超感英雄及特工中央,所有细微末节的表情都无所遁形,更何况Bruce一气恼就阴沉着脸,周遭围绕着低气压,当情绪进一步变差还会开始做呼吸练习,到那地步,就连不太通晓人情的Vision都能看穿了。


 


「Stark怎么了?」Steve皱眉,熟纯地炒蛋。


直接将罪魁祸首锁定为Tony准没错。


 


「上娱闻了,昨晚的电影颁奖礼派对,声色犬马那种,镜头追着他跟『女伴』...好像叫Nina的整整访问了五分钟,真怀疑他买通了那电视台。」Clint说。


 


个多月前,Stark身边忽然出现了这位风情万种、性感惹火的俄藉影星,他俩瞬间打得火//热,屡次被拍到共晋晚餐、共赴各种上流宴会,像糖黏豆般难离难舍,杂志都在调侃花花公子这次真的陷入爱河了,恨不得替女友绑上「Mine」的标签,向全世界炫耀他漂亮聪明的爱人。对了,这位女士还是哈佛大学博士,代表他们的才智至少能交流到同一水平上。


 


复联各人跌破眼镜,他们以为科学兄弟早已私订终生了,即使秘而不宣,但他俩对彼此的依赖与着紧远远超过友谊范畴(拜托,连床单都滚了),更别提Stark只要一天半天找不到博士,就要拉响走失警报,同时暴躁地撒泼滚地大叫,智商骤降四十岁。


现在Stark另结新欢、招摇过市的情况令他们完全摸不着头脑。


 


「 糟,先关电视吧...」队长说到一半就噤了声,换上亮白的微笑,迎接捧着碗碟走来的博士。


 


 


「吃饱了?还有炒蛋跟培根呢。」队长接过碟子,发现他只吃完了烤多士。


 


「好累,吃不下了,谢谢。」Bruce打个呵欠,拍一拍Clint的肩头当打招呼,慢悠悠向外走去。


 


二人目送博士的身影消失在门前,沉默半晌。


 


队长松一口气,轻声问「....你肩膀没事?」


没有骨头粉碎、肌肉塌萎什么的?他们都知道博士不高兴时,可能没法控制怪力,并不是在针对谁。


Clint抹走额前冷汗,摇头「万幸,但是...」


 


他们的视线不约而同落在碟上的餐具,那是一副平平无奇的刀叉,现在却被扭曲成不规则弯状,犹如白烂的魔术把戏。


 


33


 


「冰箱的面包布丁失踪案,终于被我破解了。」


Nat踏入实验室时,不敢苟同地瞇起眼眸。


 


 


博士咬着小胶匙,很有诚意地空出一只手掌撃打在布丁圆盒上,权充鼓掌,「厉害。」


 


「今天吃第几个了,衬衣还穿得下?」Nat嫌弃地推开零食包装纸,坐上桌子,长腿舒适地搁在椅背。


 


「好像第二个。Hulk喜欢吃,小孩子吃点甜的没什么。」博士耳背有点发烫,彷佛为了证明论点倔强地吃了一大口。


 


 


「嗯哼,你们都喜欢吃,别抵赖。」


 


博士耸耸肩不置可否,继续撃打蓝光键盘,专注工作。


 


「Stark在哪?」Nat问。


 


「在补眠,他昨晚去派对,今早才回来。」


 


「嗯,吃早餐时有看到报道。那你介意解释一下这魔术?有什么值得发火的事吗?」Nat优雅托腮,漫不经心地举起那弯曲的叉子,意思不言而喻。


 


「我跟Hulk正在积极沟通,协调期间会造成一些肢体应用的冲突,他的部份力量会偶尔过渡给我,但他也会受我的思维影响,对世界事物更有感知度、更懂人情世故,这是好事。」博士说得轻松平常。


 


「你转移话题的技巧犹如灾难,博士,我知道你的力量来源,但那种不稳定的『偶尔生气』偏偏全跟Stark有关系,也是好事吗?」


Nat跳下桌子,将叉子竖在Bruce与屏幕之间,距离近得能在银色镀层反映出人脸,仿若斩钉截铁的证据。


 


「在Stark认识了那位俄罗斯美女、不再日夜黏着你之后,你每次看到他,怒气值都咻咻上升,恨不得砸烂所有东西。」


 


「我负面情绪不只针对他一个人,」博士认真地凝视着Nat,意图解释「...前天、Pietro也惹得我敲爆了桌子。」


 


 


「我发现你还挺喜欢找孩子当借口的,嗯?」Nat挑眉,语气不无挑衅,「那为什么Tony身边没有任何一片碎瓦? 我还等着帮他申请伤残津贴呢。


噢~我知道了,我们伟大的博士即使憋到心肌梗塞也只能默默消化掉,一定是觉得发火的缘由太不体面、完全说不出口。那么在乎一个人,甚至连拉远点距离都觉得被亏欠,那种恐布的占有欲确实令人害怕。我说得对吗?」


 


 


「Natasha.」Bruce的语气冷了两个音阶,双手按在桌面上。


 


Nat毫不恐惧,昂头走近一步,「你可以欺骗自己一切正常如初,但却说服不了任何一个了解你的人。」


 


Bruce与她清彻的目光对视半晌,下自识交换两脚重心,突如其来的烦躁很快就烟消云散。


他没有力气在Nat面前装凶作势,像被泼了水的火柴,只剩下淡淡疲倦,叹口气,「....妳想要什么答案?」


 


「你能够坦率面对Hulk,你也能坦率面对自己,我只是想你这样做,别无他想。」


 


博士捡起叉子,轻易捏成小圆球状,投降地呢喃,「...嗯。」


 


「听我说,不只我在关心你,大家很高兴你能够生气,但我们都不喜欢看到你生气。」


Nat不知从哪变出几颗水果糖,放在他掌心,「给Hulk的,别吃太多。」说完便潇洒地离开了。


 


 


34


博士再见到Stark时已是下午时份的公共客厅。


Stark睡眼惺忪地托着下巴,下颚长出星点胡渣,发丝乱翘,完全处于混沌的宿醉状态。


 


他搁下特浓咖啡,Tony紧捏眉心,半張臉卫衣帽子,有一口没一口地啜,神情像在喝黑魔液。




「我能跟你谈谈吗?」Bruce问。


 


「嗯。」Tony的嗓音沙哑朦胧。


 


「有关Hulk耐受性实验已经第四次延期,你同意将项目暂时搁置吗?」


Bruce在热水中浸泡柠檬,加入两小匙的白糖。


 


Stark继续慵懒地趴在桌上,好一阵子没说话,像在等待脑部零件重新预热启动。


时间溜走,偌大的空间剩下铁匙偶尔敲到杯缘的脆响。


 


「...你胖了点。」良久,Stark眨眨眼睛,一贯不按理出牌「你以前不落糖。」


 


「观察力很强,你是第六个这样跟我说的人。」博士淡淡颔首,啼笑皆非。


 


「天哪,你比我还死命宠着Hulk。上次出任务,大家听他唱了一路你教的歌,我发誓从不知道I'm a little teapot 有那么多国版本,他经过沙瓦玛店还想买十个给你,说是你最爱吃的,谁也劝不来。最后闹脾气闹得快要拆了店,Nat劝他说打完敌人才能买,之后我们不够半天便刷新了最快完成任务的纪录,简直笑死我。」
Tony瞇起双眼,勾起嘴角。


「我还在苦恼怎婉拒他送我怪力当礼物。」Bruce喝了一口太甜的柠檬水,沈靜地微笑,「砸坏了更贵的东西我可赔不起。」


 


Tony点头,「...Bruce,我们的初衷是要量度Hulk的自主控制力,事实证明他比预想的更有智慧,亦有优异的学习、沟通及服从能力,正在不断成长。我很高兴你俩现在相处融洽,建立了对彼此的深厚信任,而我横在中间已经没有实际的引导意义。



我们的『实验』已经从普通手活做到BDSM,除非我不小心启发了你当Sub的潜藏欲//望,依我对你的了解,大胆预测你接下来长时间的性///爱生活也不会超越这种程度,所以可以保守地说,你跟Hulk在身体刺//激的领域暂时没有后顾之忧。」



他双手交握,清晰地说,


「所以是的,我同意。」


 


「...............」
听完這一席话,博士盯着杯中浮浮沉沉的半透明果肉,看得那么深,像是想透视当中的干细胞。


他将铁匙搁下,右手顺带按在桌上,说「好。」


 


气氛骤然沉寂得诡异,Stark抹一把脸,蛮确定Bruce接下来所有答案都不会超过一个单字。


「...但我还有一项测试必须做,就当是最后总结,然后正式Close file?日期。时间再商量?」


 


「好。」


博士点头,握着杯站起来,暗示话题结束。
他向开放厨房的锌盘走去,倒掉喝了一丁点的饮料,开始刷洗杯子。


 


Stark思考半晌,叹口气,缓缓地说,「博士,坦白说,我爱上了一个人,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


 


「我无法像以前一样只满足于身体层面,还疯狂地想要得到这个人的心,所以我必须停止与你那些亲密的实验,因为那会让我渴求的那段新关系被打乱。繼續跟你有目的性地做///爱,即使基于扎实的原因、有理有据,但某程度也算是『背叛』了我这份感情。希望你明白我的决定。」


 


「我明白。」


博士回答,将杯子以不可思议的轻柔力度搁上架子,抹干手,留下愈走愈远的背影。


 


35


博士离开两分钟后。



Tony掀开卫衣帽子,抓弄本来已经很乱的头发,长抒一口气,难得紧张地问,「....Jarvis,我刚才说得怎样?」


 


「Sir,说得很好。」


他不断用手掌搧着风,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脸红耳赤,急忙奔去厨房看看有没哪个地方被砸碎了? 却发现所有家具完好无事,就瓷杯都没有一丝裂痕,然后又像忙碌的陀螺一样跑到门边,也没发现门框有任何下陷的迹象。


反复确认之后,肩膀下垂,失望嘟嚷「真的没有生气?...」




「你看到没?刚才博士的脸超级阴沉,我以为他会忽然跳起来捏死我。」


 


「是的,Sir,我也是这样认为。」


 


「.......不要在这种事上积极认同我。」


 


「我建议您返回桌子看看。」


 


Stark眼前一亮,欣喜地发现博士刚才坐的位置,桌面留下了深刻的的五指掌印


他伸出指尖抚摸,彷佛还能感受到灼热余温,嘴角忍不住勾起孤度,再将整个手掌按上去,紧贴轮廓。


 


他回想起博士听到他说爱上一个人时,那股喷薄而出又得拼命抑制的怒火,笑容不觉愈扩愈大,笑得微抖,


最后,甚至必需撑着桌面弯腰才可遏止笑意。


 


「J,如果我把这桌子搬回睡房,会不会很变态?」


 


「变态的定义广泛,推测您有43%符合条件,但那从未制止过您想做的任何事。」


 


「你说得对。」Tony说。


 


 


ps. 把本來要寫的微H不得已搬去下章了,為了想早些更新⋯⋯QAQ.


已經半夜三點了,明天再聊!

 
评论
热度(9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