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Bros4EVER
#PENTAGON
#BTOB

© 此熊非彼熊 | Powered by LOFTER

鸣坂-Hostage【上】

※美洲西部背景

※鸣子-通缉犯,小野田-酒馆服务生,今泉-警长

※虽然说是鸣坂,但还是有隐藏性all坂x

※hostage:人质

----

属于西部荒野的干燥空气瀰漫着,小小的村落只有约50户的家庭,总人口数也不多。

这里成了通缉犯的藏身之处,治安不佳。闹区的警察常与此地来往,反倒变得稍微繁荣了起来。

近几年刚盖好的酒馆生意不错,不过现在是下午2:10,正在午餐刚结束的冷清时段。

象徵阶位的金色六角星徽章擦得闪亮。

「警长,辛苦你了。」吧台另一端的服务生笑着拿出酒杯放在被称为警长的人眼前。

「…别那样叫我。」警长拿下质料极好的帽子,脱下手套。

服务生愣了一下「是的,今泉先生。」说着脸上又绽出笑容。

「今天也和平常一样吗?」这么问着,一酒柜上拿下一个样子较其他特殊的酒杯。

「啊啊。」今泉随意地应了一声。

熟练的将份量刚好的酒倒入酒杯,深色的液体沈静的伏在容器中。

酒精滑入喉咙,香醇的甘甜充斥着口腔,熟悉的酒香仍旧。

「…小野田,你有看到吧?」今泉的手指向酒馆门边的公告栏「最近很活跃的通缉犯…听说他逃到这个小镇附近了,你可要小心点。」

顺着今泉指的方向看去,他还记得那张通缉令-毕竟那是他被店长吩咐后亲自贴上去的。「好的,我会注意的。」

『再怎么样小野田身为酒馆服务生,会和不少陌生来客接触,他不提防一下可不行。』

可惜今泉俊辅忘了最致命的一点-小野田坂道不擅长拒绝他人。


下午3:30,距离今泉离开大约过了20分钟。小野田正在打扫。员工只有自己一个实在有些忙不完。

一个绑着头巾的人推开酒馆的门,马靴踏上木质地板的声音相当清楚。

小野田抬起头迎接来者「欢迎…」

'砰-!'话未完,子弹穿过木头天花板的声音便为打断他的原因。

「跟我走。」勉强能看见的眼睛锐利的盯着呆滞住的小野田。「马上。」说完便冲上前抓住小野田的手然后往酒吧门外跑。

小野田本想逃离,但看见他隐藏在头巾下的几缕红髮后不敢再坑声。

神秘的男子拉着小野田上马后拿出一条绳子,将小野田的手反绑在背后。

-人质。

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小野田坂道被狭持了。


神秘男子拿下头巾,将其随意塞入行囊中。少了头巾的掩盖,显眼的红髮大喇喇的映入小野田的眼中--红髮的通缉犯。

「…那、那个……」小野田鼓起勇气发出声。「请、请问我会被带去哪里…?」

『会像电影一样被绑在有火车行驶过的铁轨上吗?!』他不禁这样想。

「嗯…不知道呢。」通缉犯像是很认真的思考过问题,然后回答。「不过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拿到钱后就走!」彷彿行为是无罪一般,通缉犯笑得灿烂。

小野田坂道对眼前这个人的行为感到无语。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眼前明明是被通缉的恶人此时却若无其事的问他的名字「本大爷叫作鸣子章吉-人称红髮快枪侠!怎么样?很帅对吧!!」

「…我、我是小野田坂道……」

马跑的一点都不快-或者说根本是用行走的速度在前进。

…毫无紧张感。根本不像被当作人质。

「……」鸣子仔细地端倪人质「我说、你还真普通啊-尤其长相。」紧接着又问「你有带枪吗?」

「…没有。」是的,小野田身上没有任何防身道具。本人也连防身术都不会。(纵使今泉之前曾陪他练过却还是毫无进步)

「哈哈~!太幸运啦~!!」鸣子得瑟的大笑「手无寸铁又柔弱的人质!」

小野田却是自认倒楣,谁不是偏偏遇到今泉提醒自己要注意的通缉犯。

『丢脸死了-!!』这是小野田此时的心情。


下午4:20,酒馆店长卷岛裕介回到店里时只见室内一片狼籍。

酒馆门边的公告栏是空的。

不只是鸣子破坏的部份,酒馆也在没有人时遭窃了,柜子里没什么价值的东西都散落在地上。

不过卷岛在意的不是遭窃的事实,而是小野田不见了。

「坂道!!你在不在咻?!!」找遍了整间酒馆,厨房、酒窖、地下室……全部都没有。

找不到人,卷岛拿出行动电话快速拨出他以为他这辈子不会拨的号码-今泉的号码。

『喂…』

「今泉!!坂道失踪了咻!!」卷岛不等人反应过来就对着电话的另一端大吼。

『…?!什么?!!』今泉花了一点时间解读这句话『在哪里?!什么时候发现的?!!』

「我怎么可能知道咻?!我一回酒馆就已经没有人在了!!」卷岛几乎忘了控制音量「我的店还遭小偷了咻!」

在原地等,我们马上过去!』语毕,今泉挂掉电话,指派几名部下去牵马,然后往酒馆出发。

「坂道…一定要平安无事啊…!」卷岛祈祷着。


鸣子和小野田到了一个荒废的村落,这里没有其他人。

鸣子下了马,确认周边环境能确保他在拿到钱后安全逃走的路径。「你在这里等着,我去附近看看。」

就算不说也逃不掉就是了。

小野田稍微活动几下背在背后的手腕。

绳子绑得死紧。

小野田坐在马背上,开始担心起酒馆的事「希望卷岛先生不要生气……」突然从小镇里失踪这点。

「小野田-!我找到可以露宿的地方了!」鸣子小跑回来,顺便把小野田手上的绳子解开。

『看来今天之内是回不去了……』小野田任他为自己松绑,并同时这样想着,突然有点想哭。

「那里有间挺完整的房子,附近也有水井。」鸣子的手指点着那些地点「还有…怎么啦?想家了?」看着小野田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鸣子凑近他,想看清他的脸。

「呃、没、没事的!」用力揉几下眼睛「只是眼睛跑沙子进去了而已…!」

「…是吗?不要揉喔。」说着拿下绑在脖子上的红色领巾,拿到小野田眼前将他的眼泪拭去。

小野田有点惊讶,只是呆呆的站在那让他为自己拭泪。

「嗯…差不多该生火了!小野田你待在这里,我去找干柴。」

傍晚时分,太阳已经消失了一半。

小野田点点头,什么都没说,就看着鸣子离开的背影。

「…等等!鸣子先生!」小野田突然站起,鸣子回过头。

「请、请让我也一起帮忙!」喊出话的同时,小野田觉得自己太自以为是了「…可、可以吗…?

鸣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好啊!一起来吧!」

「嗯!」小野田注意到鸣子有虎牙。


「今泉!小偷抓到了,坂道找到了没?!」做完笔录后,卷岛的心情还未平復,看见今泉噼头就问。

「…还没。」今泉他自己的心里也很浮躁,他恨不得在犯人被揪出来后立刻枪毙他。

「啧……!」

「不过,我发现原本坂道贴在公告栏上的通缉令不见了。」

「…什么?」

「就是那个叫作鸣子章吉的通缉犯。」今泉翻出一张新的羊皮纸,递给卷岛。「很可能就是他掳走坂道的-最近有收到他出现在这带的资料,所以并非不可能。」

卷岛接过纸,照片虽然模煳,但还能看清楚通缉犯有着显眼的红髮,颈部绑着红色的领巾。「…鸣子章吉…?」

「啊啊。而且我今天早上才刚提醒过坂道要注意他……」今泉感到无力。

「…对了,今泉。我从刚才开始就想说了。」

「什么?」

「你一直坂道坂道的,你想死吗。」卷岛黑着一张脸。

「…抱歉……」


第一次在外野宿,小野田觉得有些新奇,但是又想家。

隔着营火堆,鸣子坐在小野田对面,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怎么?不吃吗?」鸣子指着小野田手上的烤野猪肉。

小野田摇摇头,挤出笑容后咬了一口肉串「唔…很好吃呢!」

「对吧对吧!再怎么样我以前也是在老家的餐厅帮忙过的!」

『家……』小野田这次止不住泪水了。

「小野田?!抱歉啊!虽然不知道做了什么害你哭了……总总总之先把眼泪擦干!!」鸣子急急忙忙地想从身边掏出纸巾手帕之类的给小野田,一时找不到只好拆下绑在手上的红色领巾「呃…抱歉啊…现在只有这个……」

「非常谢谢鸣子先生…不、不用道歉的…!」小野田胡乱的用袖子擦掉不断滑落的泪水,拒绝了鸣子「是我自己太没用,像个小孩子想家才哭的。」

鸣子拿着领巾愣住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离开大家了…所以才会这样……很抱歉给鸣子先生添麻烦了。」

小野田再次用手背揉掉眼泪。

「…………」鸣子听完他的话,停顿几秒后拿着领巾到小野田眼前,帮他把眼泪擦掉「添麻烦的应该是我才对-是我把你抓走的。」

又被温暖的红色领巾擦拭了脸颊,虽然主人的动作有点粗鲁,不过能感觉出他是温柔的。

「你总是在哭呢。」鸣子执起小野田的手,将领巾塞进他的掌心,使他的手指弯曲让领巾拿在手中「这个送你,所以…别哭了…?」

鸣子并不擅长安慰人。

「可是…这是鸣子先生的东西……」不能因为自己的软弱而从他人身边夺走事物

「这没什么啦,我还有几条-总之收下这个!」鸣子说完后站起身收拾善后。

微微低下身钻进帐棚里,鸣子提着刚点好的油灯打开「有点晚了,睡觉吧-!」

「嗯!」小野田也钻进帐棚,里头空间不大,两个睡袋并排铺着。

「晚安,小野田。」鸣子打了个哈欠,然后把油灯吹熄。

「嗯,晚安。」小野田也阖上双眼。

-TBC。

关于设定:我对美国西部的地理背景不是很懂x可能会有不少错误或矛盾的地方,欢迎提出~

 
评论(2)
热度(3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