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Bros4EVER
#PENTAGON
#BTOB

© 此熊非彼熊 | Powered by LOFTER

【鸣坂】The dream was not true.

※鸣子暂时性失明

※隐今坂

※伪虐(HE)

※文笔渣

※烂尾!烂尾!烂尾!


----


“…这里是哪里?”


“怎么什么都没有?”


伸出双手,眼前一片黑暗。感受不到任何光线,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使触觉彷彿消失了一般。


黑暗原来如此令人不安。


闭上眼开始回忆在这之前发生的事--


『好像…在特训?而且天气特别热-气象主播好像说了今天是入夏最热的一天……』


再次睁大双眼,好像有什么出现了。


伴随着夏日的蝉鸣,戴着眼镜那个好久不见的他打开了0174号病房的门。


“……小野田君?!”那个再熟悉不过的笑脸就是最好的证明。


“鸣子君的眼睛还好吗?”向自己走来,模煳的视线让人感觉一切是那么虚假。


“大家都很担心鸣子君喔。”皱着眉,眼神流露出的情感却又那么的真实。


“啊啊,我没事。”语气似乎略带虚弱,察觉到了自己的反常又补上一句“我可是大坂的飞速超人鸣子章吉!怎么可能有事呢?!嘎嘎嘎!”


“嗯,没事就好。”小野田脸上的表情由担忧转成放心。


“对了,鸣子君。”坐上床缘,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的样子。


“嗯?”使上不多的力使身体坐直,失力的瞬间连自己都感到害怕。


“你在大坂这段时间还好吗?”看他笑着问自己,实在不敢把『其实很寂寞』这种话说出口。


“嘎嘎嘎!当然好!在自己长大的地方骑车多快乐!”在后半句脱口而出的瞬间,后悔。


“是呢,”笑容似乎有点变调了“虽然鸣子君不在了有点寂寞,不过只要鸣子君开心就好了!”明明是体贴的话语,却感受到了话下的孤独感。


“啊、那个-”抱歉。


“不过还好有今泉君陪我,所以没有太寂寞呢。”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笑的灿烂。


“?!”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事,心头却感到不适“假、假正经没有欺负你吧?!”


“诶、没有喔。”听到这里,姑且松了口气。


不过在下一秒,绝望吞噬理智-


“其实,我和今泉君开始交往了…”看着他挂着情窦出开的笑容,脸颊浮上两片红云,好像光是『今泉君』这个人就是他幸福的理由。


『…好像有什么,不见了。』


眼前的色调开始变暗,放在茶几的苹果由红转灰;窗外的蓝天不再蔚蓝;方才还笑着的人消失了…世界失去色彩……


_____


“唔哇!!”从床上弹跳起,额际沁出的冷汗顺着脸颊的弧度滑落,蝉鸣仍旧,刚才的一切是如此逼真。


梦醒。


眼前仍是一片黑暗,颤抖的右手抚上双眼,并不是预期中皮肤的触感,而是沾上汗水而微湿的绷带。


“…只是、梦…吗…?”左手紧抓着被汗浸湿的T恤“…拜託不是真的……”


从来没有感到这么无力过-不单是指生理上的,更是为自己的无能而束手无策


脑海里浮现出刚才梦境里的画面,像是真的发生过似的。


“…可恶!!!烦死了!!!”烦躁的心情随着气温上升,一气之下绷带被用力扯下。


好不容易重见光明后又因为刺眼的阳光再次回归黑暗,果然不顾后果行事太冲动了。


适应了突来的光线后睁开眼睛,世界仍一如既往,没有改变。


在心里开自己没真的瞎了真是太好了的玩笑后又再次想起并非不可能的梦境。


“小野田君…跟假正经在一起了吗…?”好久没回千叶,担心那里不像当初回到大坂一样,人事物都没有多少改变。


毕竟已经回到大坂快2年了,千叶总会有什么改变吧。


这么想着又烦躁了起来,再次冷静下来的时候已经有人站在门边了。


“…小、小野田君…?”


“嗯!好久不见,鸣子君。”他绽着笑的看着鸣子“…我可以进去吗?”


“诶…啊!当然!!”鸣子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先迫不及待的跳下床迎接小野田。


“刚开始听到鸣子君在医院的时候,大家都很紧张呢。”和梦里相同的眼神,声音。

这些已使鸣子无心思听他说任何话。


“那时候啊……鸣子君?鸣子君你-”


“小野田君。”


“是!怎、怎么了吗?”小野田担心话题让鸣子感到无聊,回应有些僵硬。


“假正经、他……”停顿下来深吸一口气“他现在、在和谁交往吗…?”


“…咦?”


柺弯末角的问句让鸣子在脱口而出的瞬间反悔了。

『这样听起来不就像是我好像很在乎假正经的样子吗?!!』


“嗯…没有喔。鸣子君怎么突然问这个?”小野田好笑的反问,似乎并不觉得这问题有什么奇怪的。


“诶、啊…!只是在想那个假正经的校园王子是不是在我不在的时候丢着小野田君你一个人跟女孩子亲热而已,嘎嘎嘎-”

鸣子用之前充满朝气的声音回应

“要是他敢那样的话我回去后一定会揍他一顿!”


“今泉君和大家都对我很好,而且就算今泉君和女孩子交往也不意外的。”脸上绽出温柔的笑容,小野田的回应一如往常,直白的感谢。


『…看来是没有。』鸣子这么想。




“…那…小野田君……”


“?”


“…我喜欢你,跟我交往好不好…?”


“诶…?”小野田被突如其来的告白吓到


“我喜欢你!不是朋友的喜欢!是想要成为恋人的喜欢!”鸣子一口气把话说完,屏息着等待小野田的回应。

他发现唿吸竟然是件这么难的事。


“我、我我我…!!”小野田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思绪混乱。


“…你不用现在就回应我没关系……”鸣子低下头,试着不和对方对上眼神。


毕竟这种目光太过刺激,即便是对酷爱 被注目的鸣子章吉来说。


“我也喜欢鸣子君!不、不过我说不出那种感觉……”小野田坂道试着把话说完,这比想象中要难得多。


鸣子细细咀嚼这话的意思,就怕言下之意是否定意味。


“…那、可以试着和我交往吗…?”祈求的口吻不像平时的强硬。


小野田坂道什么都没说,只是点点头。


---


后来的事不像现实。


直到现在,鸣子章吉还是不太相信自己如此幸福。


-幸福的像场梦。


Fin.


 
评论
热度(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