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Bros4EVER
#PENTAGON
#BTOB

© 此熊非彼熊 | Powered by LOFTER

【BBC HW】5次Sherlock想犯罪,一次他做了

前段日子無聊碼的東西,棄坑很久了就把之前的進度放上來摸魚交差
有沒有TBC看心情(喂

----

※年齡操作
※Sherlock成年(25)×John少年(15)設定
※John做的是一些助手之類的工作,卷福是雇主
※基本上是以上設定前提下的各種片段,無完整劇情,只是摸魚
※OOC!!卷福有點痴漢。(犯罪)

-----

1、

John有些受不了他的雇主。
曾一度想過要辭職,但他想Sherlock不會讓他那麼做的。

Sherlock老是強迫他離開課堂,趕了好一段路回到221B為Sherlock拿僅距離他5步的筆。

“Holmes先生!我說過了,我在上課的時候你應該自己拿!”John憤憤的理了理剛才因狂奔而不整的制服下襬,然後把Sherlock的筆記型電腦拿給他。

這是John為Sherlock工作的第六個月。

Sherlock只是淡淡的回道,“Sherlock,叫Sherlock就好。”

“重點不是這個!”John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白白浪費了快1小時,心情變得更煩躁。

深呼吸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我不會那麼叫的,因為我不會讓自己顯得像個沒教養的小鬼。”

“但你是小鬼沒錯。”說著,Sherlock輕飲一口John不在時他自己試著泡的茶。

還是John泡的比較好喝。
他這麼想,並把茶的事擺在關於小鬼教養的話題前。

無法做出回應,這時的John只是瞥過一眼茶杯,想著大概是管家…喔不,是房東泡的。

“但至少我不像某個沒教養的大人。”John準備下樓,打算丟下這句話後直接離開。

“不用回去了,John。”雙手再次併成塔狀,對著樓梯口喊,“現在回去你也只能學些無謂的知識。”

John卻沒有停下腳步,“今天放學有足球隊的練習,我必須回去!”

該死!除了天文課還有社團練習?
Sherlock有點不開心了。

聽到大門咚的一聲闔上,Sherlock仍然保持沈思的狀態。

良久,才起身離開沙發。

--

回到家後,John感覺自己的房間似乎比離開前變得更亂。

“Holmes先生?在嗎?”終於發現二樓也一個人都沒有,John嘆了口氣,認命的收拾房間的殘局。

把地上的衣服拾起,John有點不解,『為什麼衣服會自己從衣櫃裡跑出來?』

…闖空門?
想到這裡,立刻衝到樓下開始檢查有沒有貴重物遺失。

頭骨先生?還在。
冰箱裡的手指?還在。
眼球罐?還在。

John暗自責怪自己怎麼先注意這些不會有人想偷的東西。

大致檢查完後沒有發現異狀,決定先去洗個澡,然後等Sherlock回來後問他到底遛達到哪裡去了,連家裡出事都不知道。

--

從浴室走出,身上還冒著熱氣。那混些較深色的金髮還濕答答的滴下些許水珠。
未發育的身體只覆著有點過長過大的浴袍。

走上樓回到房間,翻找衣櫃。

………

……

“…奇怪?”
John發現他的衣櫃裡的襯衫和幾件上衣還在,還有幾條褲子。
不過制服不見了。

“該死!”認命的隨便拿起睡衣短褲和T恤套在自己身上,至少別學偉大的偵探什麼都沒穿。

等Sherlock回家後一定要揍他!

--

大門咔的一聲被打開了,然後抽出鑰匙,再來是咚咚咚的腳步聲。

是Sherlock沒錯。那頭蓬亂的黑色捲髮和外出常穿的大衣,他剛從外頭回來。

“Holmes先生,你到底去哪了!?”一看到人就從椅子上跳起來。John穿著短褲,露出的重新貼上膠布的傷口有點引人注目。

“練習的時候受傷了?叫Mike的那個弄的。”Sherlock無視他的問題,指著John膝上的傷口道。

低頭往他指向的地方看了一下,顯然有些不解。
“什…聽我說話!”

“說吧。”漫不經心的隨口回答,一邊解開圍巾和襯衫第一個釦子,停在同一處的視線還在那腿上。

“…我說,你知不知道在我們不在的時候有東西不見了!”

“喔?”挑眉,Sherlock其實毫無興趣。

“我的衣服!!”
John生氣的樣子確實就像個小孩子,Sherlock滿意的想。

“喔。你說那些教育場合設計的難看衣服?”別過頭看了一眼生氣的John,然後把大衣脫下,掛上衣架。“我收起來了。”Sherlock聳聳肩,一臉無辜。

“那現在拿出來,我的制服。”

“唉…Johnny,你不明白我的意思嗎?”

“…什麼意思?”雖然他一點都不想明白。

Sherlock用一般人類的智商就是那麼低的眼神看著他,“我希望你不要再去什麼蠢學校了。”

John驚訝得說不出話(或許生氣佔更多),冷靜下來後才吐出一句為什麼。

Sherlock只是沉默了一下,然後緩緩道出,“當然是因為你在那無意義的地方浪費太多時間。”

“那是我自己的決定!”還沒補上後半句的他不能雞婆就被打斷。

“那是我的良心建議。”

“你根本沒有良心。”

Sherlock在空氣中舉起的手停下了,此時為John提升的一點智商感到欣慰,卻也對他頂嘴的事覺得有些不滿。

“噢,你真傷我的心,little Johnny。”

John放棄辯駁,嘆了口氣後往廚房的方向走去,想喝杯茶冷靜下來。

“兩塊糖,Johnny。”Sherlock的聲音從房間隔著牆傳出。

“不要再那樣叫我!”

--

2、

午夜將至,John卻無法入睡。

原因大概是偉大的金主兼偵探先生在樓下碰碰咚咚的,可能在進行什麼實驗。

John無奈的從床上爬起來,下樓去一探究竟。

“Holm…!!!”可憐的John被眼前的景象嚇傻了。

一顆頭看似無恙的放置在實驗台上,一把刀甚至卡在腦門上,穩妥的不受動搖。

他確信那是真人的頭,還知道名字叫Evan。

Sherlock看他嚇呆的樣子只好拿起沾了些深紅污漬的白布蓋上那顆腦袋。那隻刀的突起在布覆蓋下仍能看清輪廓。

在John大吼前,Sherlock伸出食指抵在他唇上,低聲道:“我們的管家還睡著呢。”

少年只好深呼吸冷靜下來,緩緩吐出一句話,“睡覺,拜託。”

“…可以。”Sherlock用了兩秒思考了一下後爽快的回答。在John看似要放鬆下來時又補上條件,“不過-”
John的肩膀垮了下來。

“你要跟我睡。”

“好吧…什麼?!”

Sherlock顯然故意把John的意思解讀為他沒聽清楚,“我不喜歡重複。”

“我有聽到。”阻止他再次說出那個無恥的條件,反駁道,“我已經15歲了,我要自己睡。”

“但在我看來仍是個小鬼。”Sherlock的藉口永遠不缺。

最後經過一段辯駁,最後還是說不過全球唯一的諮詢偵探,John只好拖著枕頭和鬆垮的睡衣走進Sherlock的房間。

Sherlock換上睡衣後依依不捨地看了一眼稍遠處插著刀的頭顱,然後故作鎮定地坐到抱著泰迪熊Teddy的John旁邊。

John看著人過來後往外挪動了些,銳利的眼注意到後也跟著移動。
“希望你的睡相不會太差。”Sherlock調侃道。

“那是我要說的話。”對於金主的動作只能皺眉,John拉起被子蓋到自己身上。

“…不過我想今晚應該不會有這樣的問題。”說著便將手臂放到男孩的腰上,收緊。

John只能輕微掙扎兩下,無果。只好無視掉騷擾,當作是友好的表現。

“晚安。”抱緊懷裡的Teddy(儘管偵探說取名為Sherly是個好建議,John仍用了個普通的名字),John閉上雙眼。

“晚安,Johnny。”Sherlock在John小小的背上蹭了兩下,聲音在布料裡聽來有點悶悶的。

“我是在跟Teddy說。”

--

深夜。
John.仍然睡不著.Watson的臉頰蹭著毛茸茸的Teddy,努力無視某人光裸的長腿正卡在自己小短腿中間。

並有往上移動越發過份的趨勢。

John在想背後的大偵探到底是真的已經入睡,或者只是在裝睡並趁機騷擾可憐的男孩。

如果他真的睡著了,那麼把他叫醒的後果可不是被'演繹'一番能夠補償的。

可如果只是單純的騷擾,那John知道後至少要和他的雇主冷戰3天。(期間躲到學校同學兼暗戀對象Sarah家裡拜訪)

John試圖掙脫兩條有力的手臂,想回樓上的自己房間睡。尤其考慮到隔天(準確來說是早上)還要上學,男孩擔心起自己的睡眠時數不足問題。

 
评论(7)
热度(4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