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Bros4EVER
#PENTAGON
#BTOB

© 此熊非彼熊 | Powered by LOFTER

【信虎】PaperPlane(校园AU)

※'半个'Pretty Pretty MV裡的校园AU。
※短篇好像不需要太多设定说明…都写在裡面了,总之看了就知道。
※有点纯爱少女漫画风…。

___

灰蓝色的天空透不出半丝阳光,今天的气温很舒适,是适合户外活动的天气。

所谓户外活动是翘课。

他一直是老师的眼中钉,问题学生高信源在从二年跳级到三年级后就没消停过。
本是年级成绩颇优秀的少年,还是迷倒众多女孩的校草。
但在到了现在这个充满压力的环境后就没法好好待着,也没有以前的酒肉朋友能陪着自己解解压了。

每次翘课不是往楼顶跑就是躲在社团教室裡听听音乐、兴许练练舞。
Pentagon社长姜烔求早已见怪不怪,还答应让他自费拷一把教室钥匙。

“又翘课啊,很无聊?”姜烔求收起空水瓶,看见来人一脸自然。
“倒也不是…就是没心情。”半卧在那张舒适的大椅上戴起耳机。
“这麽任性,哈哈…”
没再搭理他,高信源自顾自地继续听歌。

__

一天,班主任叫了班长李会泽和赵珍虎过去。
不是训话,就是要他们帮忙劝劝高信源,他的出席数堪比班主任髮际线危险。

赵珍虎心裡不情愿,脸上也只能随和笑笑。

“你打算怎麽办?我实在不想接近那小子啊…”李会泽随意抓两下有点凌乱的髮,做班长本就不是自己愿意,更别提和问题学生打交道。
“…就随便跟他说个两句,还能怎麽办?”赵珍虎继续做他的作业,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喂…稍微理我一下啊~”坐到他桌上,李会泽顺走赵珍虎的笔记,还举得高高的让他拿不到。
“知道了知道了,快还……”
“怎麽?”手上的笔记突然从背后被有些粗暴地抢走。
右肩挂着背包背带,左手拿着一本眼熟的笔记,书包物主一脸冷漠。
“你的。”高信源把笔记本递给它的主人,然而人只是愣在那裡迟迟没有收回。“…再不拿走我要丢了。”
这一说赵珍虎才反应过来,嘟嚷一句谢谢拿走笔记本。

经过这件小小小事,高信源和赵珍虎才有了点交集。

李会泽还会不时拿这件事情调侃赵珍虎,在没事閒聊的时候、高信源翘掉的课时都会。
搞到最后连玩在一块儿的金晓锺、吕畅九还有闫桉都知道他们的优等生大哥和问题学生一起混。(当天被冷视的李会泽委屈地经过多次修饰后得到的结果)

__

体育课刚结束,只有高信源拿着被汗浸湿的T恤早早回到教室。
赵珍虎一走进教室就被裸着上半身擦汗的场景吓到,小小地后退一步想离开却还是和他对上眼。

一直找不到时间劝他翘课的事,赵珍虎想以后应该也没什麽机会了,乾脆趁这次硬着头皮上。

“…喂。”
没有回应,只是侧头看向他。

“别跷课了,算我拜託你。”
赵珍虎站在原地,两人距离有点远。
高信源背过他穿上乾淨的T恤,再套上校服外套。
就这样看着他一言不发地换完衣服,赵珍虎有些不快。以为他不打算搭理人,摸摸鼻子兀自回到位子上收拾满身汗的自己。

一隻手出现在低着头他自己视线范围内,抬起头时差点没被两人的距离吓到。
“…给我摺这个,我就听你的。”高信源指着赵珍虎桌上用Pentagon社团传单摺的纸飞机说道。
“…摺了你就不跷课?”赵珍虎放下擦汗的纸巾。
“对。”
这小子给我用平语啊?!当然没说出这句,只能叹口气后认命的拿出曾被高信源拿过的笔记本撕了其中空白一页。

上课时间,高信源真乖乖坐在他角落的位子,虽然一直趴着像在睡觉。
不过事实上是在把玩刚刚从赵珍虎那收到的纸飞机,顺着它的尖端看向赵珍虎小小的后脑勺,起初高信源只是好奇他的反应。

__

之后赵珍虎每天都会放一只纸飞机在高信源位子上,他收起来后当天也就不跷课。
“大发…你怎麽办到的。”李会泽感叹着赵珍虎是用了什麽魔法教养他的。
“不告诉你。”

高信源偷偷翻了名簿得知他的名字叫赵珍虎,是耳熟的人,经常能在考完试的几天内听到对他的各式称赞。

思考了几天,对赵珍虎颇具兴趣的高信源约他一起到楼顶吃午饭,他思考一下还是答应了。(李会泽一群人躲在门后担心赵珍虎会不会被欺负)

在这过程几乎没有对话,高信源注意他只吃了麵包和牛奶。
放下吃到一半的汉堡,高信源随口一说“你只吃麵包不会营养不良啊?”
“天天吃汉堡才不健康咧!”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咀嚼。
拿起他旁边那瓶牛奶,高信源边笑着说,“还有牛奶,就你这个头还想长高吗kkk~”说完就站起来把瓶子举得高高的,还比划了一下他的身高位置。
“要你管…还给我!”赵珍虎赶紧爬起来跳着想要夺回所有物,试了两次无果,高信源才边大笑边把牛奶还他。

在那之后他们俩愈走愈近。

赵珍虎会陪吕畅九走到Pentagon的社团教室,跟高信源打了招呼再离开。这样子一直到后来连社团的人也和赵珍虎熟络起来,甚至会起鬨要他跳个两段。

赵珍虎中学时练过一段时间的舞,跳起流行舞颇娴熟的样子。姜烔求抓着他问要不要入社。
他笑着婉拒掉了,最后只以姜烔求遗憾的笑收场,不过高信源还是有些好奇原因。
'入社的话他们的接触就会变得更多了。'
高信源突然为自己冒出这种想法感到惊讶。

还有次赵珍虎到社团教室玩,几个社员和他玩了起来,梁洪硕把他举得高高的、郑宇硕让他坐在肩上,脑袋还差点碰到天花板。
虽然本人嘴上抱怨着不要把自己当玩具,依旧玩得乐此不彼。
只有高信源因为身体不能太操劳,没一块玩,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儿。

__

以纸飞机达成的交易让高信源没再翘课,甚至还期待到学校和赵珍虎见面、一起吃午饭、一起聊天……
一起渡过在学校的时光。

__

“其实我以前也常常翘课,中学的时候。”
第一次两人一起的放学后,赵珍虎率先开了口说起他的故事。
高信源看向他,夕阳时分,橙黄色的夕阳馀晖衬得他侧着的笑脸看起来更灿烂。

盯着看了良久才想到要反应,高信源装做没事地回了一句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他抬起头看他。“后来让老妈太伤心,我爸训了我一顿…骂得他自己还有我都哭了咧…哈哈~”
一颗石子被踢得远远的,高信源的目光顺着那方向远去。
“在那之后我就不跷课,还开始念书…”

话题结束后,到了分别的岔路才再次开口。他们本就不是什麽熟人,刚好在校门口遇见才一起走的。

“…以后放学还一起走吗?”如果可以的话。
没有说出后半句,就怕说了显得自己像个小女生,建立起来的坏男孩形象全被打碎。
赵珍虎思考了一下。“嗯…明天不行。”
“这样…”摸摸后颈还是难掩语气裡的失落。
“嗯,星期五可以,每个星期五我都有空!”
听到肯定句的时候高信源简直开心得像有糖的孩子,互相道别后走在回家的路上脚步轻盈。

高信源了解到什麽是喜欢一个人。

之后的每週五都是两人一起放学的时间,他们偶尔会一起去吃点心,或留在学校踢球。
其馀他出席的社团时间姜烔求总会调侃他不练舞就只顾谈恋爱,高信源嘴角挂着藏不住的笑澄清自己没有交女朋友。

谁信啊!其他社员这麽想。

__

高信源后来从日本转学生安达祐人那裡得到姜烔求曾经郑重邀请赵珍虎入社的情报,又知道他拒绝的理由是帮忙做图书委员的公差。(之前一直以为是被混混使唤的高同学觉得有些丢丢脸)

__

某个週四放学后,赵珍虎留在图书室值日,原本也该留下的另一个委员已经不知道跑哪遛达去,害得他做到黄昏了还没结束。

不够高挑的身材有点搆不到高处的书,还在犹豫要不要去拿凳子时一隻手从背后出现,拿走那本精装册。

身后出现的是刚结束社团活动换了一身便服的高信源。

“哇…!你怎麽在这?”被小小地惊吓到的瞬间高信源没有放过。
“我今天才知道你是图书委员,怎麽不跟我说…练完舞后刚好可以来接你。”
“干嘛那麽麻烦…我怕你知道我做图书委员会笑我太乖。”虽然这麽说但心裡还是感到受宠若惊的。
“有什麽好笑的?”擅自拿走赵珍虎抱着的那叠书,看了看厚厚的书嵴和满出的箱子。
“我来帮忙,哥连第二层书柜都碰不到还想自己做吗~”
“还知道叫我哥呀?!”以前都不叫哥的。“而且我是有170的!”
“哈哈哈哈骗人!”

一打一闹地边玩边做,加上个头高的人帮忙很快就结束了。
锁好图书室的门,俩人再次一起踏上回家的路,太阳已经要下山了。

“话说帮你忙的谢礼?”
楼梯上高信源走在前面,突然停下脚步看身后的人。
“呵呵,你要什麽?”赵珍虎觉得这人的小家子气有些好笑。
“我要纸飞机”
“可我现在没有纸,明天给你?”
他却有点急了,急躁的老毛病总在有好感的人面前犯。“我现在就要,不然别的也行。”
“有什麽可以给你的?”赵珍虎食指戳着嘴角思考道。他站在高信源的后一阶,两人的身高差缩到几乎没有。

跟那天放学后一样的橙黄色,不过光线更昏暗,教学大楼的灯已经全熄了。

高信源看着赵珍虎的食指,俩人距离略近,脑子一热就把嘴唇贴上他的嘴角。
只是轻轻的一瞬间。

大概过了几秒,赵珍虎的眼睛还睁着没眨过。太阳已经下山了,暗下的天色把教学大楼的一切盖上一层隐秘。

“…疯了!高信源你疯啦?!”
他看起来有点受伤,红透的耳根反应比嘴巴快。
赵珍虎绕过他飞快的离开现场,在最后一阶楼梯还差点绊倒。
“等等…!”
反应过来要跑下楼梯的时候已经不见人影了,剩下日落取笑自己的急躁。

最后高信源又是独自走回家。
比平常还晚到家,只有自己住的出租套房冷冰冰的,不是没有带人回家玩过,只是今天的气氛感觉更冷了。

__

隔天两人当然没有一起走,高信源久违的又跷课了。
在楼顶吹了一天的风,决定当作什麽都没发生的高信源站在教室门口等他。
最后只等到和李会泽那群人有说有笑的围着赵珍虎,也不好意思和人说句话就先跑回社团教室了。

社团教室裡社员都在,看到高信源难得在週五出现,姜烔求本想调侃两句,但在看到他糟糕的脸色后又收回嘴上的拉鍊。

高信源一言不发,其他社员也不敢说话。只是偶尔往戴着耳机跳舞的他看一眼。

个人练习时一直跳得不顺,手还在中途勾到耳机线,随身听无辜地摔在地上。
愈发烦躁的心情让他也没意思继续练舞,把汗擦乾后甩了门就离开,随身听也落在地上没带走。

同时身为同社团以及同班同学的吕畅九被围着问发生什麽事,他也只能无奈的摇头说不清楚。

__

在Pentagon的练习时间快结束时,有人推开社团教室的门,大家以为是高信源来拿回落下的东西。

“珍虎哥!怎麽来了?”郑宇硕率先发现小小的人影。
“那个、高信源今天有来吗…?”赵珍虎还躲在门后,似乎没打算进去。
“找信源的话他已经走了喔。”吕畅九肩上搭着毛巾,走向赵珍虎一脸担忧地小声问他“发生什麽了?看你们今天没说过一句话…”
想起昨天傍晚的插曲,耳尖一热,赵珍虎连忙摇头“呃…不是什麽大事……他不在的话我先走了。”
跟吕畅九和他背后的几个社员点头招呼后就阖上门抓着书包离开现场。

他才不生气,奇怪地一点都不。
只是突然被同性做了那种事,谁都没法镇定吧?

更何况、那是我的初吻呐……

有点害怕对同性(而且还是不错的朋友)产生特殊的感情才一直闭口不谈,此时却像有什麽从心底被硬生生翻了出来。

__

高信源相当后悔自己太冲动,他不该这麽快表现出来的。从发现喜欢赵珍虎后就一直对所有人瞒着这份心情,明知道要是告诉他可能连朋友都当不成,昨天那样根本只会无故吓走他。

曾经尝试对房间垃圾筒丢赵珍虎给他的纸飞机,想着要是丢进了就不捡回来。但是每一个不是飞不远就半路坠机、就是撞上天花板再掉落,好像它们不想走。
其实高信源自己也是,他还不想和赵珍虎切断关係…就算以后还是只能做普通朋友,了不起就是好一点的朋友。

“哼…摺得这麽差劲,根本飞不起来嘛……”捡回有点被撞歪的纸飞机,高信源忍不住边笑着自言自语。
可他就是喜欢。

__

高信源已经很久没和赵珍虎走在一起了,关係又回到原点,只是没法像最初一样可以泰然自若地无视对方不感到尴尬。

老是对上眼、或在转角撞见,一句话都来不及说的时间就这样一次一次过去。

__

做完图书室的工作,回到教室的赵珍虎桌上被放了一只有些折损的纸飞机,仔细看发现是用自己笔记本纸摺的…应该说这是自己摺的。
小心翼翼地拆开他,裡面写着两行分得很开的小字。

『对不起』

『我喜欢你』

他认出这是高信源的字迹,一时不知道要怎麽办,确认四周没有人才摺起那张有点皱的纸收进书包。

站在原地思索几分钟,赵珍虎深吸一口气,想着跑到Pentagon的社团教室找人,不过时间已经有点晚了,人还在不在要碰运气。

谁知道一离开教室就撞上那个高瘦单薄的身体。
“哇…!抱歉……是你啊。”一抬头视线相撞,自从那天傍晚以后两个人的距离没再这麽近过,赵珍虎急忙后退一步。
“…嗯。”明明有好多话想说,此时却一片空白。

两人拉开两步距离后都没有
“…哥你不走吗?”现在听这个称呼反而觉得生疏,赵珍虎心裡的弦又绷紧两分。
“呃…我是要去找你……”说到后面愈来愈小声,不过高信源听得很清楚。
本想捉弄他假装没听到,看着赵珍虎一脸凝重也不好玩他。
“喔…怎麽了…?”明明自己也很清楚。
两人之间又沉默下来,良久,赵珍虎再次开了口“……上次那件事,我没生气。”他低着头不敢看他,此时娇小的身高成为优势。“…还有抱歉我那天那麽凶……”
高信源抿唇听他说话时闷闷的声音,还在等待纸飞机的答案。
不过还没等到后话自己就先开口说了没事都过了。

“那…我走了…?”
“等一下!”高信源抓住想绕过他离开人的手腕,一时急了音量有点大。“那、答复……”

'我也挺喜欢你的呀'
赵珍虎才不敢说出来。

“…嗯。”赵珍虎别过头不敢看他,发红的耳尖和没挣脱的手倒是出卖了他。
“…什麽?”高信源走近一步。

回应他的是突然的凑近,人抓着他敞开的外套两侧、脸埋在胸前看不见。
在之前他们也常有这样亲近的接触,甚至还会共用吸管之类,之前只像要好的朋友,但以现在来说是十分暧昧。

“我也不知道为什麽…这样很奇怪啊……”
“…哥这样子是答应了吗…?”高信源低下头在他耳边轻声地问,还有点不肯定。

__

一个人牵着另一人的手,两人并肩走在一起,气氛暧昧显得尴尬。

“…所以我们现在是在交往吗?”
“呀!说这什麽呢……”
“所以、可以亲你吗…”

“…嗯。”

_END_

 
评论(4)
热度(1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