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Bros4EVER
#PENTAGON
#BTOB

© 此熊非彼熊 | Powered by LOFTER

【祐虎】Cravens(长篇/胆小鬼cp)[0~3]


※標題的Craven=膽小鬼。cp也是膽小鬼(Yuto×Jinho)
※一個歷經時間沖刷越來越滿溢出的愛
※竹馬設定(我努力減少bug了)
※有點信虎向,不過他們只是很好的親故,沒有那種感情,信我不騙!!

__

0.

下了機場,迎接自己的只有匆忙來往的人群和其他接機的家屬。
安達祐人拖著沉重的行李箱和登山背包,獨自離開日本來到了韓國。
上次踏上朝鮮半島只是三個月前的事,他常來韓國,為的只是能見到某人一面。

那是他的哥哥,沒有血緣關係。
那是他的初戀,年紀大自己六歲。

小時候那個高出自己一截的身影當時看起來十分憧憬。

不知道現在變得怎麼樣……一定也長高了。會比自己還高嗎?
已超出日韓平均身高的他這樣想著,嘴角不禁上揚幾個角度。

__

1.

在孤兒院的那段童年時光並不美滿,沒有失去父母的孩子擁有已逝去的情感。

珍虎是當時在孤兒院裡年紀較大的哥哥。
雖然安安靜靜的,但身為哥哥的他總是主動承擔起責任照顧弟妹們。
每個孩子也很珍惜這個親生兄長般的他,總口齒不清地叫著Jino哥哥。

不愛說話的祐人沒什麼朋友,常獨自坐在破舊的鞦韆上或安静讀著繽紛的繪本。

__

有次所有人集合起來玩捉迷藏,祐人和珍虎也被拉著一起。
大概都躲好了,當鬼的孩子大喊著要來找你們了。
祐人還沒找到地方藏起來,只能顧著往遠處跑,突然一隻手捂住他的嘴,將他拉進後面的黑色廂型車裡。
“啊…!”
“閉嘴!”黑暗的空間裡只能聽見陌生大人壓低聲喝斥他。
祐人嚇得安靜下來,眼淚克制不住地往下掉,他的手被綁起來了。

“…祐人、祐人…是你嗎……?”一個熟悉的聲音從他背後傳出。
“…嗚…Ji、Jino哥哥…?”祐人嗚咽著確認,車窗被緊實地用黑色紙張貼上,悶熱的車裡只能看見輪廓。
“嗯,是我。”珍虎用肩上的衣服拭去眼眶裡的淚。 祐人吸著鼻子啜泣,說不出話。
珍虎讓祐人把背靠上他的,他感覺得到人不安的發抖,不時一抽一抽的。
“祐人,”
“嗯……”
“不要哭,我在。”

當時那沒由來的信任感是怎麼來的?
他想他就是這個時候喜歡上這個哥哥的。

一直到天黑,已經記不清是怎麼被大人發現然後救出來的了。只記得那之後他們的感情變得很好,祐人總是黏在珍虎後面叫著Jino哥哥。

但遲早要迎來分離。

__

珍虎後來被姓趙還是姓曹的家庭收養(當時連字都不太能認的年幼實在不記得了)。
還記得在臨走前他抓著珍虎那雙較大的手,哭著發抖的手指要握不住
含糊說著以後還要再和哥哥見面、不可以忘記祐人……
原本還幫他擦淚,後連珍虎也防不住淚。兩人緊緊擁抱著,眼眶泛紅。

在離開前珍虎在他手裡塞了一個小小的護身符。“當時就是因為有這個我和祐人才會平安的,要收好喔。”
“沒有我在也要過得好好的…不要讓我擔心了。”拭去淚,掛著淚痕他露出最難看的笑。
“…再見了……”
他輕輕地說。

那是他留下的最後一句話了。

__

失魂般的過了幾天,院長告訴祐人,有對日本夫妻有意願收養他。

院長是企業主,工作上的客戶關係才認識那對姓安達的夫妻,已經是老熟識了。也是因為工作關係才待在韓國短居,兩人一直想要一個孩子,經過院長建議便答應看看祐人。

安達夫妻很喜歡祐人,在院長告訴他們祐人是日本血統後又更中意了,馬上就提出要帶他回家的意思。

祐人離開前,院長握著他的小手告訴他來到孤兒院的故事:

還在襁褓的祐人被一個外觀狼狽的女人抱到院長手中。
她用日語哭著低聲呢喃祐人對不起…還跪著請求院長要好好照顧他,依依不捨地看他最後一眼才蹣跚地離開。
那個女人只留下祐人和一地悲傷。

他哭了,委屈地止不住掉淚。
現在他覺得全世界都是不喜歡他才離開的。
不論是生母還是Jino哥哥。

__

坐在安達夫妻的車上,車上舒適的溫度使人昏昏欲睡,他就這樣抱著背包睡著了。

祐人做了一個夢。
夢到熱鬧的市區只剩下陌生的路人,而他獨自在車水馬龍中害怕地尋找出口
終於離開市區,卻不認得方向,祐人又著急地哭了。
“不要怕,我在。”
珍虎從背後環住他,溫柔地在他耳邊說。
祐人想說Jino哥哥不要走,卻無法發聲,一切變得模糊……

醒來時第一眼是溫柔的安達夫妻。

“祐人,我們到囉~”
“以後我們就是你的家人了。”
已經被抱到房子裡,安達先生提著祐人說不上沉重的行李。
新的母親帶他隨意晃一圈新環境,也說了這裡不是未來常駐的屋子,他們還要回到日本過新生活。

安達夫妻對他很好,祐人生疏地用日語喊著爸爸媽媽,看得出他們滿足喜悅的神情。

__

在離開韓國前的那段時間,安達祐人寄了一封信給院長。裡面夾雜生疏的韓文和剛學的日文,歪歪扭扭寫著謝謝院長的照顧之類的話,還有要跟著養父母去日本的事。
沒過幾天就收到回信了,安達先生抱著祐人用日文讀給他聽。
院長說安達夫妻是很好的人、多撒點嬌也可以、適應新環境要加油…等。
沒有珍虎的消息,期待落空的感覺不好受。

__

2.

搬到日本後生活變得很忙,安達祐人開始上幼稚園。
一開始適應日文很困難,還好正是學習語言的年紀、小朋友也挺友善。日文說得流暢後韓文就說得少了。

在日本一直生活到上小學、中學,然後高中,期間總抱著本韓文書學習。

期間去過幾次韓國,總偷偷期待能巧遇趙珍虎,每次都抱著失望回日本,長大後依舊無法釋懷。
高中剛畢業那次為了慶祝,和家人去了一趟韓國。不過父母在韓必須工作,所以這次算是個人旅行,也是最近一次踏上韓國。安達祐人往他將在韓國就讀的大學前進。

__

大學位於首爾,搭過地鐵後轉乘出租車。

在車上聽著全韓文的電台廣播,大多挺能懂,偶爾才出現幾個聽不懂的單詞。
司機算挺年輕,約30出頭。車上放的是年輕族群喜歡的那類廣播,一段流行音樂結束後DJ便回到節目主持。
“剛才播放的是TVXQ的《我為什麼會喜歡你》……現在我們進入聽眾留言的單元!讓ShinWon讀第一則~”
“好好,首先是聽眾朋友Kino的留言~……”

聽著這兩個DJ主持挺有趣,安達祐人向司機詢問了廣播節目的電臺。
下了車,戴上耳機打開手機的收音機程式,調到剛才的頻道繼續收聽。

“以上是Jinho,”
“和ShinWon!”
“下次見~”
然後是一段固定在結束時播放的音樂。

安達祐人喜歡那個叫Jinho的主持人,喜歡他的聲音也喜歡他說話的方式。
還有喜歡他和Jino哥哥一樣的名字。

__

走在校園的樹蔭下,他還在思考能找到Jino哥哥的可能性。
不是沒有,只是沒有頭緒。
想著想著越來越挫敗,也沒有心情逛校園了。找了一張長椅坐下,滑開手機在推特搜尋剛才的電台。

介紹寫著那個電台的公司隸屬CUBE企業,頻道叫作PTG Radio。
隨意翻一下就能找到剛才的節目,可見挺熱門的。
貼文的標籤裡有Tag負責主持的兩個DJ,毫不猶豫點開圖片,那刻安達祐人的心跳停了一秒。
只是一張很普通的合照,裡頭是ShinWon和Jinho,個子較嬌小的是Jinho。

再去翻閱Jinho的個人資料,確認了他的名字叫趙珍虎。安達祐人突然一陣哽咽,他想哭,想哭得不得了。
找了好久的人竟然就在無意間發現了。

怪不得那麼喜歡他。

可他還記得自己嗎?還願意見自己嗎?
想起他離開的背影,心臟不禁一緊。

__

3.

安達祐人再次踏進大學,掛著耳機聆聽上次的廣播節目,現在是Jinho唱歌的部分。

好喜歡他的歌聲啊…不愧是Jino哥哥,從小就很擅長唱歌。

“哦哦,Jinho哥真的很會唱啊~”
“哈哈還好啦…”
接著是倆DJ主持的Call in環節,Jinho接起第一通:
“猜猜我是誰!我是Kino喔~”
“呀,又是你啊!”

感覺這個名字上次也聽見了,安達祐人仔細地聽。
“今天是我搬進大學宿舍的日子!Jinho哥和ShinWon哥幫我打氣嘛~”
“好好好,Kino nim Fighting~”
“你只想要Jinho哥的Fighting吧,這小子!”
三人在節目裡聊得歡喜,最後還是以Kino被趕去搬行李結束。
“我們接下來開放下一則Call in……”

…也好想打過去和Jino…Jinho哥聊天啊。
可惜現在還不太擅長韓語對話…

__

要搬進宿舍的東西只用一個大行李箱就裝完了,提著行李箱和鑰匙,再三確認宿舍房號便敲了門。
竟然馬上就有人來開門了。

“啊…你好、我是安達祐人…”
“喔!你就是我們間的日本人啊,快進來快進來!”
迎接自己的室友比自己高一點,額頭差點撞上門框的樣子有些好笑。

“鄭宇碩,”室友指指自己介紹,“我是社會學系的,雖然我很大隻…”雙臂展開比了一個手勢,“另一個叫作姜烔求,他是舞蹈系的…人不知道去哪了?”鄭宇碩個大卻有點傻的樣子怪逗的,“我知道你叫安達…悠人…?”拗口地讀著日文發音,“我和烔求看了你的名字好久!”
“叫我祐人就好,我是體育系的…以後麻煩照顧了。”說韓文時帶著明顯的日本口音,還馬上來個九十度鞠躬,好像怕人不知道他是日本人似的。
“你這人真有趣,哈哈哈~”

收拾東西時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聊到一半門外突然有人大喊:
“宇碩啊~我忘記帶鑰匙出去啦!”那人扯著嗓子往門縫喊。
“門沒鎖。”鄭宇碩回道。
安達祐人幫忙開了門,門外的人脖子上掛著耳機,雙手拿了手機和滿滿幾袋零食。“抱歉抱歉,我剛才買完零食順便Call in過去…啊!你就是我們室友嗎?”好像早就知道似的,他後半句還用的是日文。
“我會說韓文的。”安達祐人面帶微笑,心想這應該就是姜烔求了,對他第一印象很好。
鄭宇碩插話,“可以跟他說日語喔,烔求說得很好…哇!”說完頭又嗑到床架。

一陣鼓搗後大家的東西都整理得差不多了。時間將近中午,三人捧著充當午餐的泡麵圍成一圈聊天。
安達祐人覺得自己很幸運,能遇到這麼好的室友。

__

大一的課程排得比較滿,被各種入學通知和活動呼來喚去,忙得不可開交。
室友姜烔求倒是忙在其他事,三天兩頭跑社團又跑聯誼,最近宿舍少能見到他的蹤影。

久違看見姜烔求,又一臉歡喜,鄭宇碩問他怎麼那麼開心。
“我要去見Jinho前輩啦!”
旁邊打報告的安達祐人也湊過來聽。
“是那個DJ Jino…?”鄭宇碩高中就認識姜烔求,算是舊識,也看著他喜歡偶像好久了。
“現在是Jinho。”姜烔求糾正他,“暢九學長要去實習,答應讓我跟過去啦!”

安達祐人整理到一半的衣物散落到地上,轉過身搖著他的肩放大音量,“你、你說Jinho嗎?”
“呃?對啊。”被晃得有點暈,“啊!祐人也是Jinho的飯嗎?!”
看著人興奮的樣子,安達祐人有些心虛。因為他對Jinho不只是仰慕。

“啊…我……”姜烔求眼睛睜得大又亮,安達祐人過意不去,也就沒了下文。
鄭宇碩跳出來接話,“這傢伙啊,都用活動時的暱稱Kino Call in過去Jino的節目。”
“是Jinho。”再次糾正他。“大發…!”想著要去見人又讚歎著在原地跳了幾下。
安達祐人拾起地上的衣物,想著是不是能因此見一面。

“我、我可以跟去嗎?”兩個室友同時看向他,“呃…我也想去電台看看。”
“喔?當然好啊!”姜烔求爽快地答應了。

__

很快就到了要電台實習的時候,安達祐人在前一天晚上握著小時候收到的護身符祈禱。
“希望能遇到珍虎哥……”他低聲說著。
另外兩個室友都已經熟睡,姜烔求再興奮也還是睡著了。

閉上眼睛卻無法入眠,室友們還因為他害怕黑暗特地留了盞小夜燈。

如果真的見到趙珍虎要怎麼跟他說……
這個問題他想了一夜,最後無果。只得到三小時的睡眠和濃重的黑眼圈,還有一頭梳不好的亂髮。

__

CUBE電台大樓屹立於首爾市附近,離學生宿舍不遠。集合地點是隔一條街的超商,姜烔求和安達祐人等了大概10分鐘才等到兩個人走進來。

“抱歉呀Kino,我又睡晚了~”
“閆桉哥辛苦啦哈哈哈……”
姜烔求和兩位學長寒暄幾句,三人算挺熟,又介紹了安達祐人給他們認識。
得知那位叫作閆桉的音樂系前輩也來自外地-中國上海,莫名覺得意味相投。

呂暢九帶著三人熟絡地走進大樓,和櫃台接應的小姐姐打個招呼就搭上電梯。
到了上頭樓層後,姜烔求一溜煙地就不知道跑到哪去,閆桉去找人,留下呂暢九帶著安達祐人參觀和介紹電台運作。

一陣陌生的音樂突然響起,呂暢九慌張地看了眼屏幕。“等等啊…我接個電話。”
看著人講完電話,呂暢九告訴他可以先自己去電台看看,他先去處理事情,又交代了要帶好實習證之類的話後就匆匆離開了。

這是找趙珍虎的好時機,但他毫無頭緒。
“從哪找起好……”
老實說他現在很睏,甚至有點想回宿舍補眠了,是想見人一面讓他保持清醒的。
模模糊糊找到洗手間,想洗個臉清醒自己。雙臂撐在水龍頭兩側,盯著鏡子裡自己狼狽的模樣,想著是不是改天再來也行。

突然洗手間的門從外面打開,從鏡子裡能看見走近的是一名個頭不高的年輕男子。
安達祐人還是頭亂髮又濕著臉,還一臉疲憊,原半瞇的眼突然睜大,睡意一哄而散。

那人才剛走近,水龍頭都還沒碰到,安達祐人就跑了。

都對上眼還不敢直視他…簡直是膽小鬼。
……本來就是了。

剛才那個人肯定是趙珍虎。
他長大後的樣子成熟許多(雖然還是一張童顏),跟照片比起來真實好多好多,也更像他記憶裡的Jino哥哥。

--

倒是另外一邊的人連他的臉都沒看清就被躲著,莫名地有點打擊。
回到工作崗位上時還一臉沉痛問了同事:“信源啊…我長得很嚇人嗎?”
“你長得像高中生。”高信源擺弄著耳機回答道。
“呀!”

_TBC_

第一次发文发到这,今天417大哥和洪硕妈生日快乐!!
来不及写417只好拿我原本要用来一次发完的长篇抵一下
目前还没写完,不过构想差不多了!未来周更一章,还请多支持我的本命cp胆小鬼TT

 
评论(7)
热度(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