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Bros4EVER
#PENTAGON
#BTOB

© 此熊非彼熊 | Powered by LOFTER

【祐虎】[番外1]Cravens

番外1.(這篇是信源和珍虎的生活向為主,只是解說用番外。非本意不過可能有點cp向)

趙珍虎和高信源是同租的室友,相識三年,原本兩人都住在公司宿舍,一起做節目熟了之後就出來合租。

兩人對彼此的生活習慣沒什麼特別意見,除了高信源喜歡在各種地方貼貼紙以外沒什麼特殊的。而且經紀人梁洪碩都會定期過來囉唆幾句,房間一直維持得挺整潔的。

__

今天也照常上班,坐在休息室裡玩手機打發時間,再過三十分鐘就輪到自己和高信源進錄音室做廣播節目了。

不過就是喝咖啡時沾到袖口,匆匆跑進洗手間想洗掉污漬,就被陌生人躲了。

“搞什麼…”有點打擊地洗掉污漬,回到錄影室時忍不住問了高信源自己是不是長得很嚇人,
結果只得到答非所問。

總被當作孩子看,趙珍虎覺得自己身為較年長者卻沒有哥哥的樣子,有時候會懷念起小時候被一群孩子圍著當作大哥依賴(可靠的樣子完全被中學後沒再長的身高打成碎片)。

還有就是會想念後來和自己最親的祐人。

不知道他過得怎麼樣了…
想起祐人就會這樣問自己。

__

趙珍虎在出社會後和院長見過一面,他婉轉地問了祐人現在的情況。得知他也被一對好夫妻領養後總算放下心中的石,同時也獲得他搬到日本的消息。

“信源啊,”那個晚上趙珍虎睡不著,推著快要闔上眼皮的高信源問:“日本算很遠嗎?”
“怎麼問這個……”帶著略重的鼻音,已經昏昏欲睡的高信源沒想太多隨口回答:“不遠,坐飛機兩個小時就到了……。”

因為工作關係,趙珍虎幾乎沒時間去日本,一直待在韓國做DJ的工作,雖然偶爾會累,至少做這工作挺快樂的。
而且他還有很好的許多朋友和室友,生活其實不辛苦。

只是心底總放不下那個膽小鬼弟弟。
他過得好嗎?是不是長得比自己高了?
想著未知正解的問題,趙珍虎沉入夢鄉。

_番外end_

番外沒了。為什麼我一章寫這麼短…
這次加了信虎tag…寫這篇的時候還沒覺得有信虎向,現在寫到第七章我都不敢不承認了……

 
评论(6)
热度(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