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Bros4EVER
#PENTAGON
#BTOB

© 此熊非彼熊 | Powered by LOFTER

【祐虎】[4+5]Cravens(長篇)

※標題的Craven=膽小鬼。cp也是膽小鬼(Yuto×Jinho)
※一個歷經時間沖刷越來越滿溢出的愛
※竹馬設定(我努力減少bug了)
※有點信虎向,不過他們只是很好的親故,沒有那種感情,信我不騙!!
※終於要好好見一面……

__

4.

呂暢九的電台實習結束了,結果安達祐人只去了第一天就不敢再去。
想著以後可能再也沒機會見到趙珍虎,他憂鬱地想著是不是當初別那麼窩囊就能認清彼此…
可當時他實在太狼狽了。

想讓喜歡的人只看到自己最好的一面是人之常情,但因此錯過也很不值得。
他比自己想像中還緊張、膽小。

嘆了口氣,站在講桌前的教授說了什麼都沒聽進去。

__

現在是Jinho和ShinWon的廣播節目時間,他已經養成定時收聽的習慣了。
除了兩名DJ的聲音,偶爾還會聽到室友姜烔求Call in過去。

“Kino已經是我們的班底啦!”
“把機會讓給沒打過來的聽眾朋友嘛?!”
原本挺有趣的環節現在聽來像取笑他沒有勇氣面對趙珍虎。

姜烔求在跟去實習的那幾天,每天都見了趙珍虎。身為他的迷弟,每次遇見每次自拍留念,聽說後來還要到他私人的Line,不是官方帳號的那種。

根據姜烔求的炫耀說法,趙珍虎稱讚Kino人有趣、長相好看,而且舞跳得很棒…諸如此類。
聽了這些,安達祐人心裡更糟了。他清楚自己不擅表達、自認長相普通,跳舞沒有自信……其他才藝頂多只有會唱點Rap。

將臉埋進枕頭,倆室友有點擔心他的異常。
“祐人,你還好嗎?”姜烔求用日文問。
“吃壞肚子了?”天真的鄭宇碩傻傻地問。
勉強地扯出一個笑,安達祐人告訴他們自己健康狀況很好、不用擔心。

只是看不起自己。

__

最近姜烔求又開始晚歸宿舍的生活了。有時候快到門禁時間甚至不會回來,也不知道在哪過的夜。

鄭宇碩作為室友兼好友有些擔心,某次他回宿舍時便問了。
“沒什麼啦,最近在準備校慶表演,而且還有打工…晚回來吵到你們睡覺了嗎?”姜烔求抱著歉意合起雙手,看得出他神情也挺疲憊。
“是不會…你自己注意啊,別累壞了。”拍拍他的肩,反而是室友都擺出擔心他的樣子。
“還有我們社也在準備,”鄭宇碩突然想起什麼般說道,“祐人要不要來支援一下?我們這唱Rap的人少吶…”
受寵若驚地指著自己,安達祐人心裡有點錯愕,更多的是驚喜。胡亂點頭說著要去要去。

__

隔天下午沒課,安達祐人繞了半個校區才找到校慶表演的練習室。
鄭宇碩還有課就先讓他自己過去,告訴他音樂系的前輩閆桉也在,應該不難找。

在他踏進練習室沒多久就因為閆桉出眾的身高和長相找到人。
參雜著韓文和英文,兩人討論著歌曲的分配,在過程中意外得知曲子是已經畢業的前輩寫的,那位也會來看表演。
鄭宇碩後來也匆匆趕到,為自己課堂上睡過頭而遲到道了歉,沒人生氣反而惹得他們大笑。

後來原本負責唱歌的鄭宇碩被推薦去Rap,這下便平衡了分配。

日子過得很充實,每天都被練習和更多新朋友填滿,聽著Jinho晚上時段的廣播,安達祐人又重新振作起來。

__

校慶表演前一天晚上,舞台已經搭好了。彩排結束後呂暢九嚷嚷著要去吃飯,美其名是慰勞大家辛苦了這麼久。(但還是各付各的)

在後台遇到剛結束彩排的姜烔求,他們等他換下衣服待會一起去吃。

一群人裹著羽絨外套走在街上。
“其實啊,”呂暢九轉身倒退走路,“我還找了某人一起吃飯喔!”他故作神秘地說。
“誰呀誰呀!”姜烔求捧場地問,興奮的樣子看不出他剛跳完幾支舞。
安達祐人也抬起頭注意他們的話題。
“待會你們就知道了。”一臉得意,閆桉裝得受不了他室友老是這個樣子。

__

目的地是一間日式料亭,安達祐人也特別愛吃的一家。
室內開著暖氣,走進訂位好的包廂,已經有兩個人坐在裡頭聊天。

“呀!怎麼那麼慢啊!”較高的那名男子拍了塌塌米要他們快坐下。“都要餓死了…”
呂暢九一臉賠笑地坐到那人對面,“是會澤哥太早了!”
“Jinho哥?您也來了!!”姜烔求興奮地坐到他對面。
“啊啊,很意外嗎?”
大家紛紛找位子坐下,安達祐人主動坐到趙珍虎的對角線位置。

“我介紹一下,這位是幫我們作曲的會澤哥~李會澤前輩!噹噹~”
“也可以叫我Hui就好。這是也幫忙很多的珍虎哥,別看他長得幼,其實年紀比我還大咧!”

…這到底是哪來的巧合…朝思暮想的人竟然自己出現在面前了?
安達祐人用力捏了一把自己大腿,確認是不是夢…
…很痛。痛到不行……

接著是一輪自我介紹,順序輪下的最後一個是安達祐人。
他還想著是被是報假名就不會被發現。
事實上是不可能,他的熟識都在。

“我、我是來自日本的…安達祐人……”聲音本來就低,現在還越說越小聲,同輩人以為他只是緊張,便沒有太刁難。
一向熱心的呂暢九自告奮勇地跳出來說:“叫他Yuto就好,他在不熟的人面前有點害羞哈。”
低著藍色的腦袋,安達祐人在心裡用日文罵了句多嘴。

趙珍虎偏著脖頸悄悄壓低視線,想看清低著頭那人的臉。
被姜烔求問了句在看什麼才挺起身說沒事。

晚餐吃得很熱鬧,趙珍虎和大家玩得很歡,舉著酒杯說明天會和朋友去看他們表演。
安達祐人聽見顫了一下身子,又默默吞下無味的果汁。

李會澤苦口婆心勸趙珍虎不要喝太多,說明天還有廣播要做。但被偶爾放肆一下也行的理由拒絕。

飯吃得差不多,為了明天演出而沒喝酒的後輩們先回宿舍。
在櫃檯買單時安達祐人還直往剛才包廂的方向看,最後和鄭宇碩交代了幾句,沒和他們一起,留在料亭門口等待。

趙珍虎有點醉,為了安全起見,李會澤幫他打電話找人接送。
不敢打給經紀人,所以打到認識的高信源那。

“信源啊,你在家嗎?”
“Hui哥?怎麼是你?”他用的是趙珍虎的手機撥號。
“珍虎哥跟我們在日料亭吃飯,他喝酒了…你方便過來接個人嗎?”
“知道了,我等會到啊。”

掛了電話,李會澤回到包廂背起昏昏欲睡的人走出門,發現剛才的後輩還站在外面等。

天空開始飄雪了。

“Yuto?你沒和暢九他們走嗎?”
“啊…我有事想跟珍虎哥說。”
睜著眼好奇地盯著人,“這樣啊,那你幫我看著他行嗎?雖然他睡著了…”李會澤放下背上的人,“公司那邊叫我,麻煩你啦!”

安達祐人接過裹得緊緊的人攬在懷裡,李會澤在離開前還告知趙珍虎的室友會來接他。

和李會澤道了別,安達祐人扶著他坐到旁邊的長椅上,終於鼓起勇氣搖醒人。“珍、珍虎哥…?”
“嗯……?”發出鼻音好像想表示自己沒睡著。
“那個,我是祐人,你還記得我嗎?”
“嘿嘿…”意識模糊的人突然傻傻地笑了,“當然記得啊…呃。小時候多可愛……”

“剛才吃飯的時候怎麼不讓我看看吶……”醉酒的人話多好像是真的,趙珍虎靠在他肩上,自顧自地說:“唔呃。…好想你啊……”
“哥,你喝多了…”安達祐人擔心地拍他的背,想讓他好點。“還有…其實我也、很想哥……”說著說著有些鼻酸,他空出一隻手想把淚揉回去。

“你長高好多…都比哥還、呃。還高了…”舉起手揉他那頭為了表演染的藍髮,“還變得好帥啊,真羨慕…呃。”
“哥也很帥氣啊。”

來電鈴聲突然響了,安達祐人有些錯愕看向他,手機的主人接起電話。
“喂…”
“我到了,你在哪呀?”
路對面一個持手機的高瘦男子舉著傘四處張望,安達祐人想那應該是李會澤說會來接走趙珍虎的人。

那男人過了馬路,看到兩人便小跑過來。
“我是珍虎的朋友,Hui哥要我來接他,剛才麻煩你照顧這醉倒的傢伙了。”
“不會,謝謝您來接珍虎哥。”扶著趙珍虎幫他站起身,再讓高信源接手。

高信源勾著趙珍虎的身體支撐他,兩人站在一把傘下,身高差看起來挺般配。
這樣想著時清醒的那人已經攔下一台出租車。
“祐人Bye bye…”道別時趙珍虎眼眶裝著眼淚,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睏了。
“嗯,明天見。”揮著手和趙珍虎說再見,上出租車前還一直回頭看他。

剩下自己一人站在寒冷的夜晚裡,市區還很熱鬧,但心裡好像被挖掉什麼變得空空的。
明明和珍虎哥說上話要很開心的……

__

回宿舍時勉強踩在門禁時間線上,輕手輕腳走在廊道,深怕會吵醒誰。

打開房門時燈沒關,一個趴在書桌上、另一個坐在地上,大概是想等安達祐人回來再睡,不過實在等不到就先累得睡著了。
心裡一股暖流,安達祐人把兩個室友拖到床上,希望他們不要睡不好。

先換下衣服打算明天再早點起來洗澡,安達祐人想著趙珍虎說的話睡著了。

_接5↓_

5.

今天就是表演的日子,李會澤帶著新面孔來了,已經下午了卻還沒看到趙珍虎的影子。

“Hui哥,Jinho哥什麼時候來?”姜烔求問了個好問題,正在做造型的安達祐人豎起耳朵聽。
“他還有工作,晚上表演的時候一定到!他這樣說的。”
擔心他會宿醉,沒法好好工作,安達祐人莫名自責。

“待會有珍虎哥的廣播節目,要記得要聽啊。”聲音聽起來懶洋洋的,剛才李會澤介紹過新面孔的男子叫作金曉鍾,是他和趙珍虎公司的實習生。
“這哥居然還不忘幫自家節目拉人氣!”姜烔求和他似乎相識挺久了,雖然年紀相差略多,但對話基本不用敬語。

時間一到,大家圍在鄭宇碩的手機邊聽電台。
“現在是下午三點,又是Jinho和ShinWon的時間啦~”
“唉呀,昨晚下了雪,今天濕氣重還很冷吶。早上出門的時候膝蓋怪痛的!”
“信源年紀到底多大啦kkk~”李會澤在當事人聽不見的地方取笑他。

趙珍虎的聲音聽起來還算精神,沒有被酒精影響到什麼就好。安達祐人鬆了口氣,繼續專注地聽,連化妝已經完成了都沒注意。

聽到一半,所有人被叫去做最後一次彩排,道別時自稱呼一豆的兩人跟他們說加油,回來時準備室裡已經一個人影都沒有了。

安達祐人很擔心趙珍虎會不會因為昨天喝酒情況不好就不來了,更擔心他情況不好還硬撐。
鄭宇碩注意到他臉色不太對勁,拍拍他的背要他別緊張。

__

第一組表演要開始了。
姜烔求的排在在呂暢九等人後面,想著時間還挺多就先跑到前排封鎖線處去占位,等著看室友和前輩們的表演。

因早到而搶到前排位置的李會澤和金曉鍾和姜烔求會合,擠到他那兒一起看表演。

幾組表演很快結束了,快輪到呂暢九他們時李會澤甚至沒心思看舞台,不停檢查手機訊息。
“唉呀…珍虎哥怎麼都不讀訊息,馬上就是暢九他們了。”
“珍虎哥還沒到嗎?”姜烔求擔心地問,他注意到安達祐人特別在意那位前輩,雖然不知為何。
金曉鍾從剛才就一直探頭往後看,“啊,他們在後面。”他指指手機螢幕上的訊息。

__

觀眾席的最後面,趙珍虎還喘著氣,深怕錯過安達祐人。
過了好一會高信源才趕上他,坐到他旁邊,嘴上還抱怨著急什麼。
“唉一古你才不懂。”趙珍虎回嘴。

又結束一組,終於輪到他們。
安達祐人在後台拼命深呼吸,好像要把肺裡的空氣都換成舞台上的。
其他人都笑他太誇張,拍他的肩要他平常心。

終於踏上舞台,不知多長的練習都只為這四分鐘。
舞台上,安達祐人在剛開始時就看見了遠處的趙珍虎,一時忘記數拍子,差點漏掉自己要合音的部分。
好像和珍虎哥對上眼了…

沒有失誤的一曲結束,整個過程趙珍虎都很專心地看,高信源沒注意到他的視線在那日本人上。

__

回到後台,姜烔求興奮地說他們的表演多精彩,還沒每個誇過一遍就被拖去準備了。
聽了室友的稱讚,安達祐人為自己打氣,希望心念的他也會喜歡。

剛結束表演的他們又急急忙忙趕去看姜烔求的,等他也完成後便又跑去後台接人。
晚點四個前輩也到了,一群人嚷嚷著要去慶祝一番。

__

圍在一個大鍋前,大家開心吃著飯,祝賀姜烔求的表演得到投票第一名。
“我可是有投給暢九他們的!”李會澤舉著筷子,嘴裡的白飯還沒嚥下。
“唉一古,哥你別噴飯啊!”
接著包廂裡又是一陣大笑。

想著待會能不能有機會能和趙珍虎說上話,安達祐人心思又不在飯局上。

姜烔求注意到他的異狀,推推旁邊的人在大家面前放大音量:“祐人最近很奇怪吶?說吧!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哦哦?我們的木頭也會變成男孩啊!”呂暢九故作誇張地比劃出一個心型。
“是上次那個給你毛巾的女孩子嗎?”一直較寡言的閆桉突然發話了,莫名其妙地大家都安靜下來等安達祐人的答案。

有喜歡的人被說中了,情商低也被說中,但女孩子就不是了。
一直沒交女朋友是因為有個暗戀很久的人。

“呀、才不是!那只是經理而已!”慌張地解釋,眼神還不時飄向斜對角的趙珍虎,不過他也只是和大家一起笑。

“看不出人家喜歡你呀?”看起來戀愛經驗豐富的高信源倒是說話了。
“難怪單身齡和年齡一樣kkk~”姜烔求補刀調侃他。

“嘿嘿,喜歡哪個女孩子呀,說給哥聽聽?”趙珍虎突然發話,嚇得安達祐人身體一震。
“是日本的女孩子?”

喜歡你啊…

當然沒有說出口,相隔15年第一次和清醒的趙珍虎說話,不自覺地放下筷子鄭重回應,“不…是在韓國……”
“唉唷,我們祐人長大囉!有喜歡的女孩子都不告訴我們的~”姜烔求起哄道。

因為喜歡的不是女孩子……
安達祐人想著什麼時候才能告訴倆室友。

“話說那天祐人留下和珍虎哥說什麼啊?”李會澤邊咀嚼白飯邊問。
原本只是無心一問,安達祐人嚇得差點打翻果汁。
“呃…那個……”
“沒有啦,我睡著了就什麼都沒說。”另一個當事人咬著吸管回答,今天他沒有喝酒。

所以忘記了嗎…
這樣想著,安達祐人有點受傷。

“晚點吃完了來告訴我吧。”趙珍虎對他一笑,露出一口整齊的白牙,多燦爛。

傷口好像治好了。

又一頓飯局的結束,大家都離開了。
趙珍虎推著高信源讓他先回家,還幫他攔了一輛車。
“我晚點就回去,我沒帶鑰匙,可別鎖門啊!”
“…知道了,快回來啊。”
看著兩人的互動,安達祐人覺得自己實在錯過太多了。

_TBC_

 
评论(2)
热度(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