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Bros4EVER
#PENTAGON
#BTOB

© 此熊非彼熊 | Powered by LOFTER

【甜虎】撞鬼系列Part2(非現實)

※一樣不怎麼恐怖
※靈感來自我晚上回家,雖然沒發生這事
※這系列每篇之間無關

__

街燈熄了一大半,只剩幾盞還一閃一閃地苟延殘喘。
打開車頭照明燈,一片橢圓的光打在地上,街鼠爬出下水道發出吱吱聲。
黑暗的小路讓氣氛很糟,心臟特別小的趙珍虎尖叫一聲趕緊牽了車踩上踏板。

凌晨兩點,結束大夜班打工的趙珍虎準備返家。肩上的包裡頭裝了就職相關的書籍,都是同事李會澤借他的,幾本算起來略重,車速稍微慢了下來。

經過其中一根半熄的路燈,一個長相清秀的男子站在那,經過時和他對上了眼,趙珍虎身軀一顫。

那男子穿著簡單的黑色帽衫和牛仔褲,不過沒能看仔細他的鞋子。

他看起來挺無助的……

照理來說那戶人家養的大狗也該睡了,但現在牠對著自己直吠,鐵鏈拉扯的聲音哐噹哐噹,好像下一秒就會斷裂。
大狗主人被吵醒,臥室窗口透出一絲亮光。

逃離現場時被吠聲差點嚇得摔車,剛離開還隱約能聽見那狗還在叫。

“搞什麼啊……”

__

趙珍虎,25歲;未考駕照;目前就業準備中,在餐廳打工賺房租,上班時間最晚到半夜兩點,但這份工作不能辭。

自那晚後常常看見那男子,有時是打工的餐廳外頭、有時是公寓樓下。

那人通常只是盯著他,不說話,但從不面無表情,對他一笑就充當打招呼了。
幾次下來趙珍虎也會回應般地沖他點頭。

“我們店附近常出現一個長得挺好看的小哥吶,你有看到嗎?”
“什麼?”
把這件事情告訴一起打工的李會澤,他一臉奇怪地看他。
趙珍虎只當他恰巧錯過,沒想太多。

__

今晚比較早下班,現在時間是晚上十一點半,那男子又站在餐廳門口,看起來像在等他。

總算是鼓起勇氣向他搭話,才剛往他的方向跨出一步,就匆匆忙忙跑進巷弄。
跟上他,探頭看看昏暗的巷子裡,只有餐廳的垃圾箱和有心人隨意棄置的大型垃圾,頂多紙箱裡跑出一隻毛色黑亮的貓。

覺得很奇怪,不過也不敢想太多。
趙珍虎牽著車又準備回家。

騎著又騎到了之前那根路燈,上頭貼了張舊傳單所以印象挺深刻,男子這回也蹲在那。

停下車,嚥口口水。今晚街道的路燈和那天一樣幾乎要全熄了。
“呀,你在這做什麼呢?”
男子抬起頭,大致猜測他的年齡只有高中。
“啊…沒什麼……”

然後是一陣尷尬的沉默。

“你幾歲啦?這麼晚了還不回家。”
“我…沒有家可以回去。”

不知道被下了什麼蠱,沒想太多就對他說:“那你先來我家吧,快下雨了。”
“啊真的嗎…!”
“雖然我家東西不多……”

兩人牽著車邊聊,對話中得知他的名字是姜烔求,17歲還沒高中畢業。

趙珍虎怕他餓,往他懷裡塞一個麵包,人也感激地收下了。
“謝謝你…我可以叫你哥嗎?”
“啊啊,隨意就好。”

__

將自行車停在老公寓的遮雨棚下,齒輪摩擦發出生鏽的嘎吱聲。
“該上油啦。”姜烔求說。

上了樓,開鎖進門時兩人還有說有笑,鄰居梁洪碩出來丟垃圾時皺眉看著他進門。

“轟隆-”
剛進到屋裡,外頭就開始下雨了。伴隨著雷聲,大雨傾盆而下,趙珍虎被雷聲嚇完後趕緊衝到陽台收衣服。

“哈…還好沒濕掉。”
“我來幫哥摺衣服~”
姜烔求這孩子挺勤快,有點不能理解為什麼被家裡趕出來。

“說起來,你不換件衣服嗎?看你好像穿這樣很久了。”趙珍虎收起摺好的衣服時回頭問,雖然這孩子沒換衣服,不過身上倒一點味道都沒有。

“我和澡堂阿姨挺熟,今天幫完忙她也讓我洗澡了。”
“你在澡堂打工啊?”
“嗯哼,就是站櫃檯而已。”
“喔?去你那的女孩子挺多吧,看你這副皮囊!”說完捏了一把人冰涼的臉頰,大概是被雨打濕了。
“沒有吶!還沒有哥討人喜歡~”說完還順理成章的抱上來,擁抱的溫度比外頭的雨還低,趙珍虎擔心他是否著涼,皺緊眉頭。

“你體溫好低…”撥開額髮將手掌壓在那塊未露出的蒼白皮膚上,“要喝熱水?”
姜烔求抓住那隻手,噗嗤笑出聲:“哥~我又不是女孩子!”

“呀!我在擔心你吶!”

__

接著兩人繼續各自的生活,只是姜烔求會提早到趙珍虎工作的餐廳等他下班,再一起回家。

姜烔求不太吃東西,應該說趙珍虎從來沒看過。每次說要吃晚餐都以在老闆娘那吃過的理由婉拒,剩趙珍虎呼嚕呼嚕地吸溜拉麵,在被雙大眼盯著的情況下。

“能不盯著我?”
“我就喜歡看哥吃。”
“想吃?”
“哥喂我就吃~”

__

今天姜烔求沒等他,或許是因為今天餐館下班太早了,現在才晚上九點半。

趙珍虎沒直接回家,特別繞到公寓反方向的澡堂想找人,卻連澡堂都沒找成,現在他迷路了。

“珍虎哥?”
什麼都沒找到,倒是遇到學生鄰居梁洪碩。

“洪碩!這麼晚。”踏板一踩騎到後輩面前打招呼,想著順便打聽看看澡堂在哪。

“補習班這時間下課,倒是哥怎麼在這裡?公寓是反方向吶。”
“找我朋友,你知道這附近的澡堂在哪嗎?”

梁洪碩眉頭深鎖,好像這問題毫無根據。
“…珍虎哥,回答前有件事我在想該不該問你……”

原本撐在自行車把手上的雙臂離開,挺起身子跟著嚴肅起來。“什麼?”

“哥你最近怎麼老自言自語?我房間在隔壁都聽得很清楚吶。”梁洪碩看著他睜大雙眼,幾秒後才回答上一個問題:

“這裡以前是有澡堂…但是三年前一場火災燒死人就拆了。”

-END-

我勤快嗎連續兩天更三篇
雖然沒人看,不過丟出來放著也好XD
Lof荒廢太久啦

 
评论(4)
热度(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