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Bros4EVER
#PENTAGON
#BTOB

© 此熊非彼熊 | Powered by LOFTER

【祐虎】[6+7]Cravens(長篇)

※標題的Craven=膽小鬼。cp也是膽小鬼(Yuto×Jinho)
※一個歷經時間沖刷越來越滿溢出的愛
※竹馬設定(我努力減少bug了)
※有點信虎向,不過他們只是很好的親故,沒有那種感情,信我不騙!!
※這章我碼比較長,勤勞吧(得意

__

6.

“祐人啊,”送走高信源,趙珍虎先打破沉默。“你真有什麼事要說嗎?”
“啊…我……”咬著下唇,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趙珍虎看人一臉為難,也不好意思刁難他。
“其實我沒有忘記昨天晚上的事。”他說,“雖然我喝得有點茫,但我還記得吶。”
“我記得你是祐人、是我弟弟。搬去日本後現在居然回來了……”說著說著就有點鼻酸,“你真的變了好多啊。”

任他揉亂自己這頭藍色的髮,髮根處已經新生出一點黑髮。
“哥卻沒變啊,還是這麼溫柔…”
臉上溫度突然上升,手移到他的臉頰上,趙珍虎反駁他:“呀!哥告訴你,韓文日常對話裡才不會直接說人溫柔!”
“但速曾的嘛…(但是真的嘛)”臉被捏得沒法好好說話,安達祐人覺得這舉動太吸引人了。

“留下聯絡方式吧,這次不可以再分開了!”趙珍虎翻找他大衣口袋裡的手機,拿出來交給他,要他留下號碼。
“啊啊,順便再加個Line…”也接過安達祐人的黑色Sony(#2),點開頁面輸入自己ID。

略大的手機埋在只露出一半的小手裡,看著覺得心裡暖暖的。
“哥很冷嗎?”兩人拿回各自的手機時,安達祐人握住對方低溫的指尖。
他還是和以前一樣怕冷。
“很冷吶…”他搓揉著對方溫暖的大手,被當作暖爐的人覺得更熱了。

“話說回來,我剛才看了你的手機…真的一個女生都沒有嗎?!”想起剛才偷刷下整排的常用聯絡人,除了母親沒有一個女性。
“嗯。”安達祐人誠實點頭。
“呀…浪費了一個這麼帥的人…我弟弟怎麼可能沒人追啊!”他又嘖舌道。

嚥下一口口水,安達祐人偷偷做了心理準備,問他:“那哥有女朋友嗎?”
“唔、沒…一把年紀了還沒交到,哈哈哈哈~”趙珍虎自嘲說著。
“哥這麼好的人一定會找到好女孩…”原本放鬆的心又揪了一下,有點痛。

“別說這個了…你是體育系的對吧?我問過Kino了。比賽什麼時候呀,讓哥去給你加油!”
“真的嗎?!謝謝哥,我會加油的。”得到讓人開心的答案,最後目送趙珍虎坐上出租車,自己也步行回到宿舍。

夜晚的雪飄下,任雪掉落到黑色大衣的布料上再化成水濕了布料。
心情很好,感覺走在再冷的地方心臟都不會降溫。

__(#1:日本手機品牌,不過現實芋頭拿的好像是蘋果…只是想增強日本味兒)

校慶總共舉辦五天,表演在第一天-也就是今天,剩下的四天還有園遊會和運動比賽。

表演忙完了,算是告一段落。總算能放鬆下來好好享受校慶的氣氛。
身為校友的趙珍虎和李會澤,也不打算缺席剩下幾天。

想到趙珍虎也會來看自己的比賽,不由得緊張起來,但又有些期待。
躺在床上,今天大家慶祝完後都累壞了,安達祐人一晚安眠。

__

還沒看到趙珍虎。
或許是因為人太多才找不到,還在猶豫要不要打電話確認時就收到來自他的來電。
“啊…珍虎哥?”
“祐人吶,抱歉…今天我不能去幫你加油了……發生了一些事。”他的聲音聽起來很疲憊,不時有吸鼻子的聲音。
比起失落,更多的是心疼,“哥…你還好嗎?發生什麼了?”
電話那頭沒有回應,安達祐人又確認了一次人是否還在,對方嗯了一聲才沒掛電話。
“我沒事,你先好好準備比賽,如果空出時間會去看你!”笑了兩聲,他說了還要忙於是結束通話。

雖然滿腹疑惑,但比賽還是得進行。
最後安達祐人的隊伍成功通過預賽,四個要好的朋友都興奮地為他歡呼。
奇怪的是昨晚一起吃飯的其他前輩都沒來。

下午總算是等到李會澤和金曉鍾的電話,不過兩人語氣凝重,還帶了不討喜的消息。

“信源他出車禍了,珍虎人在醫院照顧他。”
消息一出,所有人眉頭深鎖,問了在哪間醫院和病房號後安達祐人先獨自過去了。

__

撥了趙珍虎的電話,還沒等到接通就在醫院外頭看到有人坐在樓梯上,整個人縮成一團。
那是趙珍虎,還是昨天那件外套。

“哥!”掛了電話馬上衝過去人那。“你怎麼坐在這裡?”
趙珍虎抬起頭,濃重的黑眼圈和紅腫的眼讓他看起來十分疲倦。“祐人…”他輕輕喚著人,聲音脆弱得好像快要倒了。
“哥…信源哥呢?他還好嗎?”
還有你也還好嗎?

“…不好。”

後來得知趙珍虎在昨晚回家時發現門還鎖著,原以為只是高信源的惡作劇,按了好幾下門鈴都沒人回應,感覺不對勁才撥了號。
誰知道打過去時是一個沒聽過的聲音接的。

那陌生人告訴他那裡是醫院,剛才手機的主人出了車禍,現在正在做緊急處理。

匆忙趕到醫院,氣喘吁吁地伏在急診區外詢問工作人員。
處理後沒有大礙,只是手腳各有些外傷以及輕微腦震盪,人還沒醒。
他代高信源的家屬幫他簽了住院手續,大半夜的還坐在他病床旁等待情況好轉,一直到早上才拿著高信源的鑰匙回公寓洗澡換衣服。工作的部分到公司請了假,連同高信源的一起。
又回到醫院,看著他還睡著越是掉了更多眼淚,明明病床上的人平常比自己還愛哭。

說著這些的時候趙珍虎滿臉愧疚,還不停揉掉眼框裡的淚。
“要是我和他一起回家就好了……”
“哥……”安達祐人摟過人輕拍他單薄的背,“你也辛苦了一個晚上,至少先去病房看看信源哥的情況,你也休息一下。”
“嗯……”
攙扶著人起來,兩人進了醫院裡。
正要開病房門時一個護理人員剛好走出來,告訴他們病人還沒醒,不要太動到人。

趙珍虎快步走到病床旁邊,那人好看的臉閉著雙眼、呼吸均勻,他看他的眼神那麼深。

莫名感到希望渺茫。

__

隔天的比賽趙珍虎也沒去,電台也暫停他們倆的廣播,找了Hui和E'Dawn代替。

安達祐人的隊伍險勝,結束後被隊長嚴厲指出他的狀況不佳。

這次和室友一起去探病,開了門看見昨天還未醒的人醒著、本該醒著的人倒趴在床沿。

高信源沒插點滴針的那手撫弄著沈睡人棕色的髮尾,午後的陽光從窗外灑進,光斑一塊一塊印上白色的空間,美極了。

這副情境十分平和,某人看來卻刺眼。

“哇…大發。信源哥你們這樣好美啊~”
才怪,對他來說根本是辣眼睛。

三個高個頭還擠在門口看那彷若畫的情景,進入病房時鄭宇碩順手在旁邊茶几上放了一袋慰問品。

“噓,珍虎哥剛睡吶。”高信源食指豎在唇前,壓低音量說。
哇…不只高顏值,男友力也高……簡直沒戲。

“嗯…?你們來啦。”方才還睡著的人立刻醒了,伸個懶腰看了四周,感覺黑眼圈比昨天加深了一筆。
“啊、抱歉啊珍虎哥,吵醒你了…累了就繼續休息吧。”姜烔求想把人按回他剛才睡覺的姿勢,被趙珍虎以休息足夠的理由駁回。

“信源哥情況還好嗎?”
“好得狠啊,剛才也喝過珍虎哥煮的湯了,現在精神可好!”
“呀!這人明明容易受傷又愛哭,也只有精神好而已吶。”
“哥怎麼這樣~”

“唔哇…好羨慕信源哥!我也想吃珍虎哥煮的吶~”姜烔求甩著剛脫下的外套晃來晃去,晃完才坐到旁邊椅子上。
“哈!跳舞跳到腦子燒壞再來吧!”
“好好好,下次有機會再做給你們吃。”

“那個、信源哥什麼時候出院?”安達祐人總算脫口而出在病房裡的第一句話。
“醫生說至少觀察到後天,好煩啊…”
高信源揮兩下被繃帶包紮的手,一臉嫌棄。

“看你這麼精神是好,但再忍一下吧…假都幫你請好了,看好之後再回家。”趙珍虎輕輕壓下他受傷的手,一臉擔憂。
“嘛,珍虎哥都這麼說了,信源哥再撐下吧。”
“呀,就是醫院的食物太清淡了,好想吃漢堡和披薩啊…”
“在傷好之前不可以吃!”
“哥!”

幾個人在小小的空間有說有笑的,安達祐人一方面為高信源的情況高興;一方面覺得身體裡好像又打翻一桶醋罈。
跟辣味一樣的不悅感。

不知不覺天就要黑了,趙珍虎突然說要去打通電話便暫時離開。高信源還想趁這時候唆使後輩們去幫他外帶速食回來,這時安達祐人收到幾則來自剛離開那人的訊息。

『祐人啊,你今晚方便住我公寓嗎?』
『其實我有點不敢自己回去住……』
兩則訊息明顯地看出是在撒嬌,有些無法想像這是那個大哥傳來的。
不過Line上面那行聯絡人名稱顯示的『Jino哥哥』告訴他是真的。

讀了訊息但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肯定答案,殊不知對方那邊還盯著已讀兩字咬著指甲。
『當然方便』
『我跟烔求宇碩說一聲』
迅速傳出語氣最平常的訊息,發出沒多久後得到一個表示感謝的貼圖回覆。

『不要讓其他人知道啊,太丟人了…』
趙珍虎補了一則訊息。
『不會的』
嘴角不自覺勾起,鄭宇碩一臉疑惑看他。

__

聊了幾句後沒多久三個大學生也準備要回宿舍,站在病房外頭,日本人開口告訴他們今晚不回去。
“難道祐人交女朋友了?!”姜烔求捂著嘴驚訝道。
“真是那經理姊姊?”鄭宇碩也瞪大了眼。
推著兩人到電梯口,安達祐人只解釋說今天要和家人見一面。
這話倒也說對一半。

進行例行檢查的醫生也來過了,通知他們他的恢復狀況不錯,出院時間不意外是後天。
趙珍虎點點頭,和醫生道過謝也交代好高信源好好休息後便也離開了。

安達祐人靠在外頭牆上等待,終於等到人說了句走吧,想到要一起回去心臟就怦咚怦咚地直跳。

__

兩人並肩走在街上,一言不發的氣氛相當尷尬。

想了話題,安達祐人脫口而出:“哥說不敢自己住,那信源哥不在是怎麼過的?”
趙珍虎看向問問題的人,忍不住一笑:“之前信源接模特工作不在家,我都會去會澤和曉鍾那蹭一晚~”
頓了頓又接著說,“信源出事那晚啊,我忙著在醫院跑進跑出的,就沒睡了。然後天亮了才回家洗澡、再去公司請假…被洪碩哥罵得好慘kkk~”
“那昨晚呢?”

今晚不像昨晚,沒有下雪。

“去會澤那呀?實在不好意思那麼常去叨擾…把你接去住一晚會不會太麻煩你吶?”
安達祐人連忙搖頭說絕對不會,“好久沒和哥說話了,想把這幾年的都說回來……”
“哈哈哈這話~”趙珍虎被逗得直笑。

回到那間擁擠的小公寓,趙珍虎用鑰匙開了門,那鑰匙上還有皮卡丘的吊飾。

“進來吧,鞋子找地方放著就行。”
看著玄關處一地狼藉,安達祐人手動清理出空間。
小小的套房裡到處都是生活的痕跡,幾乎每面牆上都有可愛的貼紙,櫃子裡還有一些沒吃完的可即拆用食品和零食。

“家裡有點亂啊kk…說起來洪碩媽好久沒來了。”
“洪碩…媽?”
“啊啊,那是我和信源的經紀人,雖然年紀輕輕但很有能力喔!”
又稍微接近了趙珍虎的生活一點,這樣想著就有點滿足。

趙珍虎突然一問,“你還沒洗澡吧?”
“啊…是還沒。”想起比賽結束後只在學校隨意沖個澡就趕來醫院,還毫無預警地被帶回別人家。

翻找著凌亂的衣櫃,一件又一件S尺碼的衣服被丟到日本人手上。
“哥,我覺得我穿不下…”展開那些衣服比在身上,其實直接看就知道太小。
“不合啊…那穿信源的好嗎?”打開另一個衣櫃,開始找放在最裡面高信源不常穿的衣物。

最後挑了黑色的連帽T和仿舊牛仔褲,換下的衣物丟進樓下的洗衣機洗了。
高信源衣物的味道和趙珍虎的一樣,這是理所當然,畢竟兩人是室友。

又打碎一桶罈,也許和他的關係最多只能止步於義兄弟吧。

_TBC_

我害怕我第七章會太短,第六章先到這
信虎好像比祐虎還閃…感覺信虎好像真在交往………開始考慮把結局轉向祐虎BE(不

相信我信虎真的真的真的只是太好的親故(嚴肅)(用了右括弧我是真的很嚴肅)

存貨要沒了心慌慌

-----

7.

或許是因為時鐘的滴答聲、也可能因為不在平常睡的床上,不過安達祐人很清楚自己真正睡不著的原因。

趙珍虎縮在高信源的床上,翻來覆去最後側躺著面對他。
“祐人…睡了嗎?”
“還沒。”躺在趙珍虎床上,同樣側身過去。

“我可以過去你那邊嗎?”
“當然…這是哥的床……”
明明只有兩人,但黑暗一片的室內不禁讓人壓低音量,安達祐人本就低的嗓音更啞了。

抱著枕頭蹭到日本人旁邊,兩人背對著。現在這小床更擠了,不過兩人都無所謂。

“嘿嘿…小時候也是這樣和你擠一起睡……”突然提起過去的事,某人心臟停了一拍。
“以前都是哥攬著我睡。”刻意說出曖昧的話,嘴角不禁上揚,黑暗裡另一人看不見。
“呀…現在哥抱不了大祐人啦~”
翻了身,看著人的後腦勺,不經大腦直說:“那讓我抱著吧…”

說完還真攬上了,那人也沒掙扎,還挪了一個較舒服的姿勢靠到他懷裡。感覺到人的動作也收緊手臂。

“哥…很擔心信源哥才這樣的嗎…?”
“…嗯。”
可我也擔心哥你啊。

“可是我很欣慰,因為現在有祐人了。”趙珍虎說完吸了吸鼻子,“有你陪我,好像什麼都不用怕了…”
“哥……”
可我也是個膽小鬼,不是那麼厲害的角色。

“嘿,你還記得小時候我們怎麼被救出來的嗎?”
是指小時候被綁走那次。
“不記得了…只記得哥很勇敢,要我別怕。”
“其實我怕死了,哼哼。”哼著笑了兩聲,“還好大人發現我們不見,報了警後就找到我們那輛車。”
“真的?我那時候太小,都不記得全部了…”

“祐人那時候好小啊…像我的弟弟,成天追在我後面跑,嘿嘿。”
“我啊,小時候是因為爸媽都在車禍意外離開了,沒有親戚願意留我下來…所以被丟到孤兒院了。”
“我討厭所有車禍…信源這次,我怕是我的錯啊…”
“雖然這樣,不過還好去了院長那,我才能遇到祐人、我弟弟啊……”
“現在的祐人變可靠了,要讓哥靠著喔……因為哥已經不像以前那麼勇敢了。”

朦朧的睡意中,趙珍虎用濃濃的鼻音說了好多好多過往。
他哭了,任淚順著眼角留到耳邊,安靜得不敢出聲。

“今晚好冷吶…”
“嗯。”深怕哭腔太明顯被發現,從剛才就只用單音節回答他。

我有哥所以不冷。
“晚安…”
“哥也晚安。”

…哥還是很勇敢,堅強的面對這麼多還是扛下來了。

今晚似乎特別漫長,像真的把十五年間的事情都交代完了。

__

隔天早上兩人掛著哭腫的眼起床了,彼此心照不宣地不提這事。

趙珍虎陪他去學校,說會留下來看比賽,看完再去醫院就行。

今天也是安達祐人球隊的決賽,跌跌撞撞才走到這,說什麼都不能輸。
隊友們和那兩個好室友,都用力拍了他的背說他沒問題。
最重要的是趙珍虎在看台上為他加油。

體育館的場地足夠大,即使是室內也有夠大的籃球場和看台。
坐在看台前排,盯仔細了球場上那個日本人的身影,連過人上籃的動作那麼好看。

一片尖叫歡呼聲中,他都沒數自己得了幾分,只記得他拼了命的把球進到框裡,雖然對方是那麼難纏。

贏了。

“真的假的……”整隻球隊都無法置信。
比賽結束,大家都沈浸在贏球的喜悅中,老被指著不在狀況的安達祐人是大功臣之一,但他卻消失了。

“祐人去哪了嗎?”隊長舉著獎牌問旁邊休息的人。
“剛才領獎到一半就跑到看台去了,估計是找女朋友去了吧kk。”
“唉唷,真是島國人氣王吶~”
隊友還在背地調侃那人,旁邊的女經理臉色略差。

__

“珍虎哥!”
“我在這呢,看哪裡啊!”
在北側看台找了好久的人突然從他背後抓住他,兩人貼得很近。趙珍虎今天帶了頂鴨舌帽,帽簷嗑在他的背上。
“恭喜你。”從身後發出的聲音悶悶的,但語氣是開心的。“唔哇…你全身都是汗,怎麼不擦乾再來?”
“謝謝。”安達祐人轉過身抱住他,“我的衣服很髒,還沒換…急著想見哥就來了。”
他無法掙脫那個擁抱,手掌只能輕輕拍在他身上抱怨著這話太肉麻了。

__

安達祐人回去換衣服時沒少被虧急著見女人的事,他也只是笑著打哈哈過去了。

衣服換好走出去第一個看到的是球隊經理,她紅著臉說有事找他。
不好拒絕也只好留下,先給趙珍虎發了一則會晚點的訊息,收到確認才關了手機跟著經理。

果不其然那女孩是為了告白才急著找人,大概是怕被他剛才見的“女人”搶先。

體育大樓後面遠離園遊會的鬧區,這裡只有一男一女。
“祐人,你知道我一直喜歡你的吧?”
被指名的人愣愣,沒想到閆桉說的是真的。
“啊…我聽前輩說才知道的……”
“那、請問我可以…”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謝謝妳,但是抱歉…”他深呼吸一口氣接著說,“我有喜歡的人了。”

雖然無情,但看著那女孩哭,有種心中大石終於著地的感覺,對自己也有了交代。
顧慮那女孩的心情,他拍她的肩輕聲要她別哭、說他不值得她的喜歡和眼淚。

道別了滿臉淚痕的女孩,才剛繞過大樓的一側,差點撞上一個個頭不高的人。

“啊、對不…珍虎哥!怎麼在這裡?”

理理略亂的髮,趙珍虎不敢看他的眼睛。
“我剛才本來想去休息室找你,聽你的隊友說你往這跑我就來了……”他心虛地移開眼神。
安達祐人覺得心臟快要沒感覺了,“哥你…看到了?”
“啊…”趙珍虎一臉剛做錯事的樣子,又開玩笑地說:“呀,怎麼惹女孩子哭了呢!”

被這樣說好像變成自己的錯,他有些委屈:“我有喜歡的人了…就拒絕她……”
趙珍虎睜大雙眼,拉扯他的衣擺:“誰呀誰呀!快告訴哥是哪個幸運的女孩把我們家祐人拐走的?”

他不敢告訴趙珍虎,那人甚至不是個女孩。
更不敢說他就是眼前的人。

為難地輕推人,小麥色的膚色都泛出一層粉紅,“啊…哥別鬧啦…!”
“不說就不說~”趙珍虎看起來也不怎麼在意沒得到答案。

__

到了醫院倒是看到高信源在整理那為數不多的行李。

“呀!高信源你別亂動!”趙珍虎搶先跑去阻止他的動作,還奪走他拿著的東西。“這麼早收拾做什麼,急著出院啊!?”

高信源雖然平時挺急躁,不過好像早就猜到人的反應,也沒多氣。只是半撒嬌地說:“啊~哥,我就是要出院了。”

安達祐人關上門走到他們那去,還幫忙兩人和解安頓好坐下。

“醫院病床有點不夠,而且醫生說我情況不錯,就問了好不好出院…當然答應啊。”
高信源好好解釋了緣由,趙珍虎翹著嘴有點不服,但也就憋著。
“…好吧,今晚回家好好休息,照樣不准吃速食啊。”說完又補充,“東西我幫你收拾。”

受傷的人抬手捏了對方嘟起的臉頰,笑著說不會不會,然後再被反駁不信、連帶拉開雙手。

全程圍觀的日本人簡直像燈泡,瓦數不低的那種。

__

略失望地獨自回到宿舍,原本還想當中央空調當到底的安達祐人被拒絕幫忙了。
兩個社會人以這幾天已經麻煩他太多的理由硬是把他送回宿舍,至於穿在他身上的衣物則改天再還,高信源看起來也沒什麼不滿。

兩個室友都在,一個忙著點愛心,看他回來便放下手機;一個淺眠聽到開門聲也趕緊醒過來。
“回來啦!”鄭宇碩揉著眼看清人。
“你臉色好差?”姜烔求接走他手上的東西。

“啊、我自己來就……”
最後東西還是被強制拿走放到一邊,兩室友突然臉色凝重的正坐在地上,日本人看了也趕緊跟著坐下。

“祐人啊。”姜烔求率先開口。
“是…?”

韓國人面面相覷,用眼神談話了一下才繼續開口:
“你最近到底怎麼啦?”
“老是心不在焉,你平常不這樣的。”
“發生什麼要說啊,我們會支持你的…”
“別一個人苦撐啊!”

兩人一句接一句的,沒給他機會反駁。
錯愕看著兩人反常的樣子,安達祐人認真地告訴他們真的沒事。

“可是珍虎哥說唔……”鄭宇碩話還沒說完就被姜烔求捂住嘴。
“珍虎哥說什麼?!”倒是日本人的反應突然激動起來,晃著鄭宇碩肩膀質問。

韓國人又耳語討論了一陣,最後決定說出。

“其實啊…珍虎哥說你最近很沒精神的樣子,就拜託我們關心你。”
“話說你到底和珍虎哥什麼關係啊?他特別照顧你吶!羨慕。”

仔細思考了姜烔求的話,現在他莫名想哭,離開日本好久、離開養父母這麼長時間,身邊的人沒有虧待自己,現在久違感到家人的溫暖,想著眼淚就忍不住掉了。

“啊啊啊抱歉不該懷疑你有女朋友啊!祐人別哭了~”
“祐人君別哭別哭了~”姜烔求用日語安撫他。

日本人抱住他們倆,擦掉眼淚說自己只是太感動才哭的。
壓著兩人坐下,安達祐人決定告訴他們自己和趙珍虎的關係:

“我和珍虎哥從小就認識,”
“後來因為……分開後現在又見面了。”
“其實昨晚我是去他的公寓,說了很多……”
“聽起來太…戲劇化?但這是真的。”

“我從沒忘過他。”

全程瞪大了眼一言不發,兩人都仔細地聽。
“…大發。”韓國人異口同聲。

_TBC_

 
评论(6)
热度(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