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Bros4EVER
#PENTAGON
#BTOB

© 此熊非彼熊 | Powered by LOFTER

【櫻花】[下]Blossom(非現實/HE)

【櫻花】[下]Blossom(非現實/HE)
※Dawny*虎,看到吧裡有人說過他們cp名叫櫻花,特喜歡我也就跟著叫了
※不要上升真人

__

防吞走鏈接:https://m.weibo.cn/u/5212569101?jumpfrom=weibocom

【櫻花】[中]Blossom(非現實/HE)

【櫻花】[中]Blossom(非現實/HE)
※Dawny*虎,看到吧裡有人說過他們cp名叫櫻花,特喜歡我也就跟著叫了
※不要上升真人
※正篇為上0~3和下4~?;此篇為3.5

Lof吃我的圖,請移步微博:https://m.weibo.cn/u/5212569101?jumpfrom=weibocom

【櫻花】[上]Blossom(非現實/HE)
※Dawny*虎,看到吧裡有人說過他們cp名叫櫻花,特喜歡我也就跟著叫了
※不要上升真人

沒有開車卻還是被屏蔽了……………

摸個珍虎哥

日本那套我真心覺得超可愛(第一眼我看成啦啦隊服你信嗎

P1舊圖 之前為了投稿飯繪比賽趕出來的

P2也是舊圖 maker時期的珍虎哥

P3練練Q版

【祐虎】[番外2]Cravens(長篇)

※番外的備註寫些和正篇不一樣的好了
※這篇番外主是以信源的視角看的,第一次寫第一人稱視角有點小緊張……
※如果覺得有信虎向的話,我認了(。
※都是些小片段,不怎麼重要(?。
※別忘了信源在這只是男二(???
※番外很短,都只是補充一些祐人沒看到的事情

___

番外2.

珍虎哥偶爾會和我提起他一些舊事。
自從和他搬進一間小小的出租公寓後,隔天沒事的晚上就會說些秘密。

其中最特別也最常說的是那個移民日本的義弟,他的年紀甚至比我還小。

__

珍虎哥問我一個奇怪的問題。
“信源啊…我長得很嚇人嗎?”

隨便用了一句像高中生就打發掉了,畢竟珍虎哥不只身材,連臉也是一張童顏。
還被問過是不是我弟弟哈哈哈哈~...

【祐虎】[6+7]Cravens(長篇)

※標題的Craven=膽小鬼。cp也是膽小鬼(Yuto×Jinho)
※一個歷經時間沖刷越來越滿溢出的愛
※竹馬設定(我努力減少bug了)
※有點信虎向,不過他們只是很好的親故,沒有那種感情,信我不騙!!
※這章我碼比較長,勤勞吧(得意

__

6.

“祐人啊,”送走高信源,趙珍虎先打破沉默。“你真有什麼事要說嗎?”
“啊…我……”咬著下唇,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趙珍虎看人一臉為難,也不好意思刁難他。
“其實我沒有忘記昨天晚上的事。”他說,“雖然我喝得有點茫,但我還記得吶。”
“我記得你是祐人、是我弟弟。搬去日本後現在居然回來了……”說著說著就有點鼻酸,“你真的變了好多啊。”

任他揉亂自己...

【宇虎】撞鬼系列Part1(現實向/短)

※之前益達在vapp說遇到的練習生鬼衍生
※不可怕,照樣撒糖(專注甜餅30年
※開頭有一丟丟甜虎向,我都懷疑我寫的是甜虎…………
※歡脫/現實向/勿上升真人
※極短,未來還有Part2或許更多,應該都是不同cp

__

現在是半夜1:10,趙珍虎還在錄音室沒回宿舍。
幾乎空無一人讓他有點怪害怕的,想去找陪自己留下的姜烔求,卻沒看到人。
“烔求啊,你在哪啊?”趙珍虎朝熄了一半燈的走廊喊道,“準備回去啦~”

依舊無人回應,趙珍虎加快收拾東西的速度小跑離開錄音室。
“烔求!在、在的話應一聲吶!”

另一間練習室的燈未關,沒找到姜烔求倒是看到一個挺熟悉的高大背影。
宇碩?怎麼還在…?也留下來練舞了嗎?

“宇…”...

【祐虎】[番外1]Cravens

番外1.(這篇是信源和珍虎的生活向為主,只是解說用番外。非本意不過可能有點cp向)

趙珍虎和高信源是同租的室友,相識三年,原本兩人都住在公司宿舍,一起做節目熟了之後就出來合租。

兩人對彼此的生活習慣沒什麼特別意見,除了高信源喜歡在各種地方貼貼紙以外沒什麼特殊的。而且經紀人梁洪碩都會定期過來囉唆幾句,房間一直維持得挺整潔的。

__

今天也照常上班,坐在休息室裡玩手機打發時間,再過三十分鐘就輪到自己和高信源進錄音室做廣播節目了。

不過就是喝咖啡時沾到袖口,匆匆跑進洗手間想洗掉污漬,就被陌生人躲了。

“搞什麼…”有點打擊地洗掉污漬,回到錄影室時忍不住問了高信源自己是不是長得很嚇人,
結果只...

【祐虎】Cravens(长篇/胆小鬼cp)[0~3]


※標題的Craven=膽小鬼。cp也是膽小鬼(Yuto×Jinho)
※一個歷經時間沖刷越來越滿溢出的愛
※竹馬設定(我努力減少bug了)
※有點信虎向,不過他們只是很好的親故,沒有那種感情,信我不騙!!

__

0.

下了機場,迎接自己的只有匆忙來往的人群和其他接機的家屬。
安達祐人拖著沉重的行李箱和登山背包,獨自離開日本來到了韓國。
上次踏上朝鮮半島只是三個月前的事,他常來韓國,為的只是能見到某人一面。

那是他的哥哥,沒有血緣關係。
那是他的初戀,年紀大自己六歲。

小時候那個高出自己一截的身影當時看起來十分憧憬。

不知道現在變得怎麼樣……一定也長高了。會比自己還高嗎?
已超出日韓平...